ZHONG GUO TUO LA JI ZAI A GEN TING

                                                        中国拖拉机在阿根廷的故事

经常回顾点往事,那天和阿根廷老朋友网上聊起他的拖拉机。

“啊呀,不要再提了,一场游戏一场梦呀..”对方L先生不胜嘘唏。
“还不如不干,那批进口货害死我了..”
“我们是报着爱国的拳拳之心,希望能够帮助那个厂开拓市场的。”

以下基本是回顾…

“厂长说;我们的产品是中国一流,也是美国名牌,希望开拓一下南美市场。”
“南美那个地方,很落后。”那厂长大概查过南美,也看过女奴电影之类。
“据说有些农村还在半奴隶时代,没有什么农业好机械,基本靠天吃饭。”
“所以,给你发一百台100马力的拖拉机,美国的强敌牌,一定卖的好。”
“这是消化引进品,价格便宜,性能优越。”厂长说。厂长拍板了。
他的出发点是对的,自己的产品推向国外,开拓市场,也是魄力。

我那哥们是搞机械加工和机床的老手,所以还有点信心。用他的话说:
“至少等于两条小毛驴,干活不行还能拉车,100马力的力气做点运输总可以吧。”

2.
不久,那货就发到了。阿根廷不错,此类商品收关税不多,也搞对农业优惠。先找一家大仓库,放好。那边雨水太多,小偷也不少,这仓库钱是不能省的。按照中国低价,对照美国价格,怎么算在阿根廷都赚钱。

开始总是信心十足的:这类南美国家的一般机械品,价格是很高的。市场价格怎么看都在中国10倍到15倍,但是很快发现没有买家。他又找我去巴拉圭,那个国家基本更是农业国,似乎市场更好。

之后遇到问题:
甲:要全额现金售出是不可能的,此类品只能分期付款还有几分可能,那就没谱了。
乙:要控制能收回款是非常难的,特别销售给私人,不放帐又几乎卖不动。
丙:如果没有中间推销公司,直销是不可能的,但中间公司还找不到。
丁:质量保证更是问题,简单说,用坏了怎么办。是呀,它不能不坏。

此外:南美阳光辐射太毒,那拖拉机没有遮雨遮阳蓬,驾驶员不晒死才怪。跑了几家巴拉圭首都亚深松的农机销售公司,完全无戏。我们像憋气的皮球,信心完全不足了。

“这次是赔大了:关税赔了,仓库赔了,搞不明白他们怎么就不开窍就不接受。这拖拉机也可以用作运输车嘛。”是的,保守的南美,汽车是汽车,马是马,都可以作为运输工具,但是他们绝对不接受拿一部小四轮拖拉机当作运输工具。

“你帮我想想看,这四轮究竟在南美能干什么用?”L说。
“可以后面配个拖斗,上面密封起来,搞运输,不过,那个拖斗能拉什么呢?”
“是呀,中国人开放,什么都不在乎,老百姓敢把这车开到天安门去..”
“后面加密封拖斗,农村人就敢用来结婚,拉新娘,搞运输。”
“最后实在不行,就只能卖发动机了…”我说。
“那也麻烦,配不了套,操纵杆怎么办?”L说,他很失意迷茫。

是麻烦了。也有提出将这100台退回中国去,可是一问,费用太大。总之:全完了。

3.
最后终于有家公司提出解决方案,同意全部买下来,但是没有现金,条件用大米换。如果用当地大米的价格折算,这价格真的很好很便宜。那阿根廷的大米确实好,白如玉,那个好吃,还带着香味。于是一个出口问题又变成进口问题。别看中国鼓励出口,但是进口粮食,那是国家垄断的生意,绝对不是开玩笑的:就那点大米,简直是开玩笑。

虽然这样,L还是决定试一把,比如先搞点来看看是否自己能在当地销售。结果完全不上道:那里此类大米全部是垄断的,原本就没有零售,只有大型超市或者专卖才能分销。自然,也是放帐销售,多期付款,人家也根本不要你的货。

不过L还是开始研究用大米作米酒的方向,他认为这或许可行。
“你记得上海的甜米酒吗?这酒曲可是中国特有的,阿根廷没有,我们再开个店,
专门供应甜米酒。这也是一种吃的新文化,新产品..”酒曲来的很快,快递就解决了。此时L幻想着成为阿根廷专利的甜酒酿连锁店。不过最后很令人失望,中国的酒曲–就是菌种,竟然不喜欢阿根廷的大米,

连续更换了几种,那米酒就是不甜也不香,反而酸酸的。
“这简直是爱国主义牌的细菌,他妈妈的。北半球的到了南半球就马上不甜了..怪哉!”
L大为叹息。

甜米酒作不成,L决定干脆酿造阿根廷本地酒,市场更大。无论如何,总比甘蔗酒要好。这次酒是出来了,但来品酒的阿根廷人说这酒味道不好,太软,他们喜欢烈性的。
“那么你看改作醋如何,在中国,这米醋可贵了..’L说,他真是思想家。
但是还是泡汤,阿根廷人基本不吃醋,那是中国人的饮食风格。终于无奈了。

4.
在一切决策都不行的情况下,L发了一个传真,向工厂真实说明这100台的情况。工厂说不管:这笔钱你必须要还,因为在中国太大了。还说你要是不顶着,厂长就要进去了,他怎么也说不明白了。

L又说请你们来看看,这些美国牌拖拉机全部都爬窝死挺了,但厂长绝对不来。其实L还赔了不少钱,如关税等,至于以后的推销,仓储,花费更大。再以后L根本就再不敢想那拖拉机,一想就是一场恶梦。

最后的好消息是那家工厂终于垮了,再清算后最后卖给了私人。L终算解脱了:整整八年。

5.
在那100马力拖拉机事件期间,我曾到我亲戚家去玩,他在德国拖拉机厂作技术主管。那家生产巨型拖拉机,他拿出一份彩色样本让我看。那拖拉机的一只轮子有五米多高,整个比二层小楼还高,上面可住一个家庭。
“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拖拉机,年产是有一定数量限制的。“他说。
“先付定金125万美元,以后才交货。绝对不多产。”
“那么用在哪里呢?”我问。
“哪里?比如阿根廷北部的大平原,非它莫属。”
“这块从阿根廷延伸到巴西南部的大平原,是世界最大的粮仓。”
“大概从南到北达三千公里。”
“这样一部拖拉机,带着一个家庭,要行驶一个月,才能跑到南头。”
“自然,配有空调,通信,电视,和一个家庭的全套生活用品配制。”
“它后面可以带动宽达50米的各种农用联合机械,之后一直走下去。”
“它跑到北部,再跑回来,这可是世界上最大的农场和产粮基地。”

之后我给他讲述了L的小拖拉机的故事,他听完大笑。
“那种小玩意这里没有用的,什么也作不了,工人不是被晒死也会被狼吃了。”
“这些发达的农业外国,完全是大农业的概念,其实用工不多,主要用机械耕作。”
之后他展示了那拖拉机后面的各种联合器具,全部是配套的。

我们喝了点茶。
“反过来,好在中国也没有这类南美的大平原,否则那么多农民怎么办?”
“于是,有时候,我觉得,是中国的地形决定了中国的小农经济。”
“如果映射到政治和历史,中国是最难被征服的,因为谁也控制不了土地高山。”
“中国的农民将那小块私有土地运作到效率产粮最高,养活了那么多人。”

我开了点眼界,有了点其他联想。庆幸中国,如果中国的地形有如南美,很多历史都会重写。中国那重重的山脉,从东到西,连绵不断,像一座座屏障,捍卫了这块国土。

至于L的拖拉机,最后是怎么处理的,已经不重要。我对它最好的设想,是估计一部分,给教会,或者养牛场。那边的当地人开始也不喜欢,但是慢慢也会发现它也能干不少事情。

Deja un comentario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