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鲁朋友李开拓

我第一次见到Ricardo,是在一次留学生聚集的汉语之角中。在嘈杂的人声中,我突然听到一个比较标准的普通话嗓音。我循着这个男性的嗓音找去…在人群里我看到了他。Ricardo正在和几个外国留学生大声地交谈,那架势就像激情四溢的演说家,他好像正在有意识地练习汉语。我主动介绍了我自己,他立即兴奋地回应我:“我也是记者!”。在第一次交谈我们认识后,就有了第二次;当第三次时,我邀请他到《中国报》社来仔细谈谈。现在,长着浓眉大眼、鼻直口阔的Ricardo就坐在我的对面。应他上次的要求,我现在给他取了个中文名字:李开拓!他的西文名字Ricardo最接近的汉字,应该是德里卡尔多,但这只是音译;我觉得不如来个意译。三十一岁的他,在秘鲁很有名的天主教神学大学(Pontificid Universidad Catolica del Peru)学的是新闻;毕业后在秘鲁最有影响力的报纸El Comercio工作了两年半;现在从秘鲁移民到西班牙,在一家媒体做编辑已经三年了。按理说他在秘鲁的起点已经不低了;可是他有他的理想和追求,他饱含着职业的激情,也许是想到西班牙追寻和熏染曾经奴役秘鲁三百年的王者之气;但是,经过比较,他现在坚定地告诉我:“我的梦想是去中国!因为,那里现在是未来世界的代表!”领悟了他的感受,于是我很自信地给他取了这个很响亮的名字——李开拓!开拓二字很能代表一个人的进取精神。

一个响亮的名字,可以叫响人成功的一生!从现在起,愿李开拓这个名字首先在中国人中间叫!
秘鲁——西班牙——中国
在李开拓的眼里和心里,秘鲁——西班牙——中国,就是诞生的故乡——昔日的圣地——成功的舞台。秘鲁和西班牙,秘鲁和中国,还有西班牙和中国,彼此之间都有着说不完的故事、道不完的情愫。

“1532年,西班牙文盲冒险家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带领180名征服者,击败了阿塔瓦尔帕皇帝600万人口的印加帝国,西班牙从那时起就开始了对当地的统治。后来,西班牙王国宣布成立管辖西班牙在南美洲的大部分殖民地的秘鲁总督区。总督弗朗西斯科德托莱多于1570年重组了总督区,银矿开采成为主要经济活动,被奴役的印第安人就变成了主要的劳动力。秘鲁的矿藏为西班牙王国带来巨额收入,也编织了一个伸延至欧洲和菲律宾的贸易网络。19世纪初期,独立战争在南美洲各地暴发,但秘鲁仍是君主主义者的大本营。因为菁英分子在独立与继续效忠西班牙王室两个选择之间产生了严重分化,致使秘鲁动荡不安。秘鲁的真正独立一直到何塞德圣马丁和西蒙玻利瓦尔发起军事行动后才完成。在西班牙统治秘鲁三百多年直至秘鲁独立后,西班牙留给了秘鲁大量的西班牙式的建筑物;让绝大多数秘鲁人信奉天主教;致使90%的秘鲁人都说西班牙语。”谈到这里,李开拓还用他的秘鲁口音的西班牙语和马德里的西班牙语加以对比,让我感到十分有趣。他继续侃侃而谈:

“秘鲁独立后,逐渐有英格兰、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欧洲移民定居秘鲁。奴隶制取消后,你们中国人在1850年开始进入秘鲁,以后成为有较大影响力的族群。”这时我纠正他说,在历史上早就有中国学者的“殷人东渡”的说法,大约在公元前11世纪,也就是距今3000多年前,中国殷商时代的人在改朝换代的时候四处逃散;有的人往南逃跑,有的人乘船逃向大海。那时候就有华人逃到美洲大陆。李开拓赞许着接着说:“我在秘鲁读书时,也看到过介绍中国人在秘鲁的历史书籍和文章。”那上面介绍说:“19世纪末期,黑奴贸易被废除,西方殖民者逐渐发现“黄奴”吃苦耐劳,便从中国非法掠夺华工到美洲做苦力。第一批契约华工就是在那时到达秘鲁的。到了20世纪80年代,中国人再度掀起赴秘鲁“淘金”的热潮,与百余年前不同的是,在秘鲁人的称呼中,中国人已由昔日贬义的Macaco(难看、愚蠢之意)变为今日褒义亲昵的Paisano(老乡)。现在,秘鲁人更喜欢把中国人称为“Chino”,这样的称呼在秘鲁没有丝毫贬意,是一种昵称。不管是中国人,日本人或是韩国人,甚至包括印第安人,只要你有一张长得像亚洲人的面孔,秘鲁人就会叫你“Chino””。就连祖籍日本的秘鲁前总统藤森,也被秘鲁报纸和电视台叫作“Chino””。藤森在默认了这个称呼的同时,还特别编了一首叫“Chino””的竞选歌曲。”

“在圣诞节前,秘鲁首都利马的大街小巷人群熙熙攘攘,秘鲁人继承了中国人采购年货的传统,商店也把节日装饰品和各种小吃摆到了大街上卖,有点类似中国的庙会,到了圣诞夜,节日气氛到达顶点,家人团聚在一起,举杯互相祝福,他们嘴里有时还会蹦出几句中文,比如“干杯”等等;因为在秘鲁,有六分之一的人身上具有华人的血统,东方文化中谦和包容和家庭至上的观点也体现在秘鲁的文化中。在首都利马有800多万人口,其中华人华侨就有100多万。对华侨华人都说,中国人在秘鲁受人尊重,地位是比较高的。在政界、在不少社区,都会见到华人参政的事例,还出现了华裔议员、将军、部长甚至是总理。据统计,有中国血统的秘鲁人有250多万,约占全国总人口的1/10,这也许就是秘鲁人爱叫中国人“老乡”的原因吧。”

“华人来到秘鲁,不仅已经融入了当地社会,也改变了秘鲁人的很多生活习俗。以前,秘鲁人餐桌上的主食是面包、玉米和马铃薯,他们还嘲笑过中国人吃大米饭。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人把水稻种植技术传到了秘鲁,秘鲁人慢慢认识了大米,并且喜欢上了香喷喷的大米饭。慢慢地,秘鲁人还喜欢上了中餐。很多秘鲁人可以脱口说出一长串他们喜爱的中餐名字。“炒米饭”、“馄饨汤”、“炸馄饨”、“柱侯鸡”这些菜,让秘鲁人百吃不厌。早期中国移民的一句粤语发音 “Chifa”(“吃饭”),后来成了中餐馆的代名词。仅首都利马就集中了4000多家大大小小的中餐馆,而且还有不断增加的趋势。甚至有些当地风味的餐馆为了招揽食客,也打了“Chifa”的招牌。“Chifa”是秘鲁独创的,也是秘鲁特有的招牌。”

当我们谈到中国人和西班牙人现实交往的时候,李开拓摊开双手,爽朗地一笑说道:“亲爱的同行,这些你们中国记者最了解。说实在地,我很喜欢中国。今年我准备去中国。去寻找我的希望和未来!让我在那里住上许多年以后,我也许能代表来自西班牙外国人,谈谈与中国人的交往,当然更能代表秘鲁谈;或许在众多文章中有我写的报道、我拍的照片。眼前,就像你这样已经来到西班牙的中国人,由于你的特殊职业,你每时每刻都在参与中国人与西班牙人相互交往的工作。过不了多久,你的谈资会比我多得多。”

 

职业的激情

我和李开拓一说到职业,两人都认为:被称为“无冕之王”的记者,是一个令人羡慕、受人尊敬的职业。干这项工作的人,往往要比其他行业的人更有激情、更具活力!面对目击的事实,是正义的,我们要义无反顾地加以赞扬和讴歌;是邪恶的,我们更要义无反顾地加以抨击和抵制。无论走到哪里,无论遇到什么,记者都要始终站在正义的一方,用自己的良心,来评判是非对错。

“很久以前,西班牙人说秘鲁的克丘亚人不喜欢工作,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印加帝国皇帝在位的时候,人们都喜欢工作。就连刚到秘鲁的西班牙人都很惊讶克丘亚人的工作强度,那时没有人失业并且人人都有饭吃。西班牙人说克丘亚人懒惰、没有责任心,是为了使西班牙国王相信,印加这个帝国很容易被攻破,是因为那里的人十分懒惰、工作毫无激情,也就毫无抵抗力。

现在秘鲁人和西班牙人都说: “中国人的生活就是工作。他们就像一群不知疲倦的工蚁。在秘鲁和西班牙的大街上,看不到中国乞丐。凭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并且他们很喜欢自己当老板,挣很多钱。不愿意受制于他人。他们的工作激情始终不衰。由这样的人们组成的国家和民族,能被人征服么?”李开拓的这番由衷地演说,还真的道出了我们的心声,让我真的感受到每个中国人肩上重担的分量。

一个人有没有进取心,放大了就会是一个民族有没有进取心;一个人有没有工作激情,放大了就会是一个民族有没有工作激情。李开拓两眼直望着我说:“我真的很喜欢中国,因为那里的人都很勤奋。和勤奋的人在一起,往往容易成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