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 XIAN KONG QI HE CANG YING

新鲜空气和苍蝇

(201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秘鲁作家)

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

 

我在15年后回到中国,这里看上去像是另外一个国家。虽然我听到和读到过很多关于其惊人经济增长的消息,但与现实仍然有很大差距。20年前上海的浦东还是一片稻田,现在变成了扩大了四倍的华尔街,摩天大楼也是华尔街的两到三倍。北京和上海的城市变化令人惊讶:桥梁、道路、隧道、写字楼和住宅区、商店、美术馆、公园……一切都展示着现代化、繁荣与活力。

到处都可感受到张扬的财富,大商场、豪华酒店,巨大的橱窗里摆着全世界最知名的品牌服装、手袋、珠宝、名表、皮鞋和汽车。到处都是饭店,坐满了穿着入时的顾客,他们手机不离手,戴着古奇、雷朋、菲拉格慕和朗万等名牌眼镜。这让人误以为自己身处纽约第五大道、巴黎香榭丽舍大街或伦敦的邦德街,但规模要大5倍或10倍。邓小平时代中国就喊出了“致富光荣”的口号,如今14亿中国人已经开始疯狂地生产和赚钱。

这是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国家吗?中国共产党指出,现在比任何时候更像是一个马列主义的国家,改革和市场社会主义政策使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在中国正生活在一个富有的时期,在不远的将来(大约100年以后)将发展为一个完美的社会,合理分配将占主导,所有人都按需分配。届时平等的集体乌托邦将得以实现。

但目前中国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社会,贫富差距超过了其他任何一个国家,而中国也许是唯一接受百万富翁和亿万富翁加入共产党的国家。如果你在其中看到了一些矛盾和不解之处,那么我建议你读一读欧亨尼奥·布雷戈拉特的《中国的第二次革命》一书,这位资深的西班牙外交官曾经在中国生活多年,他在书中用详尽的细节和有趣的事例描写解读了邓小平推行的中国经济改革。邓小平将集体专制和中央集权的贫困国家转变为专制的资本主义社会,让8亿农民摆脱了贫困,实现了史无前例的增长和发展。

布雷戈拉特指出,如果不把中国的儒家文化传统和被西方侵略、占领和侮辱的历史,以及当前带来自豪感的繁荣与现代化联系起来的话,就无法理解邓小平和目前主政的邓小平追随者所构思的这一“社会主义”的变化。在中国真正根深蒂固的思想是民族主义。欧亨尼奥·布雷戈拉特是乐观主义者,他认为,经济的显著进步迟早将带来政治开放,因为日益壮大的新中产阶层和专业人士送子女到国外接受教育,并通过新技术同全世界开展贸易,他们将越来越强烈地要求体制的政治民主化。这种民主化将以和平的方式实现。

也许他是有道理的,像我这样不敢苟同其乐观主义的人也许搞错了。不过,我的悲观是因为,除了民族主义以外,消费物质主义似乎已经成为现代中国社会大部分人的第二大特性,这也正是亚当·斯密和卡尔·波普尔等自由主义思想家所担心的:人类活动过度集中于创造财富会削弱精神和文化生活,使理想、团结互助和慷慨等价值观变得贫瘠。

虽然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我在同中国的知识分子、学者、作家对话时都很谨慎,不用一些不慎重的问题去刺激他们,但我还是听到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抱怨年轻人,特别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对公民生活和文化,以及哲学、艺术和宗教等问题很少或者根本没有兴趣。所有人似乎都热衷于获得很好的技术和专业的培训,为他们进入跨国企业、获得高薪或管理职位打开大门。大部分人只关心赚钱,赚很多的钱,生活得更好。

邓小平说过,打开窗户,新鲜空气和苍蝇就会一起进来。这句话总结了这一政权的哲学思想:经济和社会开放可以,但只能是在不质疑共产党对国家政治生活的绝对控制的前提下进行。接受这一点的人可以在个人生活、出国旅行、使用互联网等方面拥有相对宽松的个人自由。如果你是一个想要出版资本主义杂志和出版物的作家或专业人士,只要不批评中国政治就行。与过去不同的是,现在的死刑很少,而且一般都是因为经济犯罪,而不是政治罪。对于持不同政见者,现在将他们关进监狱而不是枪毙,有时只是软禁。有人对我说:“不管怎样,这跟过去相比是一个进步。”

Deja un comentario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