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jian

 

 

秘鲁时事述评

(2013-01-24)

吴剑

 

 

      新年伊始,总有一些好消息。

 

      2012年秘鲁经济增长领先拉美,甚至超过了智利、巴西、哥伦比亚等国。超过6%是各家预测的共识,私人企业协会联盟(CONFIEP)的估计最乐观,说可能超过7%。

 

      国际多边组织高度赞扬秘鲁的宏观经济掌控,财经部长卡斯提略被盛誉为多年来的最佳财长。

 

      各大投资银行鉴于秘鲁经济的强劲以及待开发资源的丰富,加大对投资秘鲁的推荐。摩根大通(J.P. MORGAN)推荐股包括信贷集团、南方铜矿和石油公司Pacific Rubiales。

 

      多家分析师都认为,新兴中产阶层正在秘鲁悄然浮现。国家经济连续十年左右的增长,秘鲁中小私营企业家的努力功不可没,回报也在情理之中。

 

      乌马拉政府与社会大众似乎进入了新的蜜月期。曾经一度滑落的拥护率重新回升到50%以上,而总统夫人则受到了超过60%的民众支持。看来,总统夫妇共同执政的事实,已经为务实的民众所默认。

 

      在这个背景下,第一夫人宣布,对通过立法来铺平她通向2016年参加总统大选的道路表示拒绝。这个姿态,受到了各派政党势力和传媒界的欢迎。

 

      这当然是一个漂亮的姿态。从政治实用主义的角度来看,修改选举法需要国会中66张赞成票,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更何况,第一夫人参选2016总统角逐,除了修改选举法,还有其他法律路径,一是全国选举委员会(JNE)届时批准其参选登记,二是参选登记后,即使有人(按法律规定需要5000人集体联名)向宪法法庭投诉,宪法法庭也可予以庇护。

 

      法律上有路可行,暂且存疑的是总统夫人的意愿。2016还是2021?

 

      令乌马拉头疼不已的,是立法机构和司法机构的可信度,由于巧立名目滥涨薪酬而降到了最低点。乌马拉上台以来,自己阵营中流弹横飞,使得他多次受伤。反对党乐得无为而治,在一旁看笑话,偶尔也打打太平拳。

 

      秘鲁国家风险度,虽然按照国家风险评级公司的说法有所降低,但仍然居大不易。普遍的行政腐败、越来越突出的社会治安问题、此起彼伏的社区冲突、加上贩毒恐怖分子的日益嚣张,都使得秘鲁对于国际投资人的吸引力受到影响。

 

      本地货币越发坚挺,保持一路升值趋势,进口商心中暗喜,出口商口出怨言,也引发舆论持续关注。前总统候选人、前总理、前财长PPK的说法最令人惊秫:如果索尔对美元汇率在年内降至S/.2.35,“秘鲁经济将变成一片废墟”。前央行行长查韦斯则温和地预测汇率保持在S/.2.50上下。

 

      乌马拉总统执政18个月了,也许最重要的事实之一,就是现政府的务实态度。秘鲁从1990年至2011年间保持的经济发展模式,是左派势力不遗余力加以攻击的对象。贴着左派标签上台乌马拉,放弃了左派的单一政治口号,而祭出“社会包容”的大旗,包容了开放市场政策和对底层民众的关怀。这其实并不新鲜,世界其他地区和拉美其他国家都不乏先例。甚至来说,二十世纪末和二十一世纪初两度执政的的APRA党(全名是“美洲人民革命联盟”),在其70多年历史上,一直都是左派政党。在2006-2011年阿兰·加西亚第二届政府时,却下决心把意识形态之争搁置一旁,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得到了长足的提高。

Deja un comentario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