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 ZAI GE LAN BI YIA JIAO HAN YU 4

我在哥伦比亚教汉语(四)

作者:宣立

枪击事件

2005年11月5号对我来说是个难忘的日子,因为那一天在我房间门口发生了一场枪击案。傍晚时分,大概六点多一点,吃过晚饭,给房间打完药,我就到酒店的餐厅里乘凉了。我跟前台那个18岁的服务员聊了一会儿天,正好酒店老板德拉乌也出来了,我俩就聊了起来,商量着下个礼拜我们在一起做中国饭,他就住在我楼上,天天闻到我的饭菜香。大概7点钟,我回到我房间里开始练习西班牙语听力,10分钟后,突然听到走廊上也就在我的门口响了三声清脆的声音,然后有一个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我暗想,“谁这么差劲,在这里摔啤酒瓶。”大概过了10分钟,我又想,该不会是枪响吧,当地的枪击案可是司空见惯的,便决定出去看看,但我又转念一想,如果真是枪击案,现在歹徒还没有逃离现场,他会杀掉所有目击者,或者他是到这个酒店抢劫的,见人就抢,抢完就杀。

大概又过了10分钟,走廊上静悄悄的,我捏手捏脚地走到门口,十分小心地把门开了个小口,我的所有动作没有一点声音。我先看到一只手表扔在地上,又往那边看了下,满地的血,血色是水红的,一个半黑半白的中年男人趴在血泊中,他只穿了个大裤头,我敢肯定他也住在这个酒店里。我迅速地把我的房门锁上,过了一会儿,我想想不对劲,又赶快把我的灯也关了,并把我的桌子顶在门上。我想报案,但我不知该如何打电话。前台应该有人,但为何那个可怜的人已被杀了30分钟了,还没有任何动静,难道那个前台男孩儿作为目击者也被杀了吗?大概又等了将近30分钟,忽然听到一个女孩儿尖叫了一声,显然是她看到了那个受害的男士。又过了一阵子,警察们才赶来拍照清理现场,我听到警察说了声“他来死”(Tres,三的意思,警察数了地上的弹壳),正好跟我听到的三声枪响吻合,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警察局就在酒店对面。然后我听到他们把尸体抬走了,酒店的员工正在悄悄地擦洗着血迹。我的内心很平静,因为我知道暴力在哥伦比亚如同家常便饭。

第二天,酒店里好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样,走廊里居然放着欧美流行音乐,一点儿悲哀的气氛也没有。我看见店老板德拉乌正和员工们说着什么,便走上前去问他,

“昨晚发生什么事了?”

“你听到什么了吗?”

“我听到有很多噪音。”

“那是一个女孩跟她男朋友疯着玩呢。”

我知道酒店为了声誉,尽量掩盖事实。我直接告诉他我听到三声枪响,并看到一个人被枪杀在我门口。然后德拉乌告诉我他们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儿,那个男的不是酒店的房客,他是从外面跑进来的,后边有人追赶他并把他杀了。但我觉得酒店的大门整天在锁着,外面的人怎可能跑进来呢,而且那个男的只穿了个大裤头,我想他肯定住在这个酒店里。后来,何赛老师告诉我,此事件肯定与毒品游击队有关。

实际上那个人被杀我倒不觉得惊讶,让我惊讶的是他们当地人的反应。当我把这件事儿告诉学生们时,他们一点儿也不震惊,只说了句,“很正常”。看看,一个人被杀在基布多是件很平常的事儿,没有人觉得值得惊讶的,只有我这个少见多怪的中国人为之而震惊。现在想起我以前的那个哥伦比亚朋友曾劝我不要来哥伦比亚,她给我提到的一点就是哥伦比亚的暴力犯罪特别多。

我想起一个朋友给我讲的他外教的故事,他的英语老师当时在巴西教英语,一天晚上,听到邻居家里响起了枪声,第二天一看,邻居一家全被枪杀了,吓得他的老师第二天就买机票回国了。我想我还没有胆小到如此地步,再说了,对外汉语教学是项光荣的使命,我怎能遇到点儿困难就退缩呢。

自此以后,我万般小心,每晚睡觉都用桌子顶着门,不管谁敲门也不开。一次,一服务员给我送东西,敲了半天我也没理她,她只好先给我打电话,我才开的门。现在我一听到敲门声,心里顿时一阵紧张。每天早上开门时,我都像老鼠出洞一般先小心翼翼地看走廊上有没有可疑的人,然后才敢往外走。

快离开基布多时,一天我与何赛一起去银行取钱,当时他有些不舒服,一下子在银行里呕吐了起来,我赶快让他吐在了报纸上。出银行时,我扶着他,他拿着垃圾袋,我们准备找个拉圾箱扔掉垃圾。突然,一辆飞奔的摩托车从我们面前一晃而过,我们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何赛手中的垃圾袋已不翼而飞了。只听周围的人窃窃私语,“这两个人真倒霉,刚取的钱就被抢了”。

搬到波哥达后,依旧有一些不安全因素。一个星期六上午,我刚给国内打完电话,在回家途中,也就在我住的公寓的大门前,突然出现一个黑人,向我乞讨钱,我给了他2000比索,他突然把他的衣物掀起来,露出他受伤的身体,我看到一个血乎乎的东西,他跟我说他要去医院,我又给他了1000比索,当他看到我的钱包时,一下子就上来抢,我飞起一脚,正好踢在他的传家宝上,他疼痛难忍,我又冲上去将我的钱包抢了回来。正在此时,公寓管理员正好打开大门,我以惊蛇入草的速度冲了进去,她又迅速地关上大门。

后来学生们告诉我,他们都被抢过,我的这种举动很危险,以后遇到歹徒,不要反抗,抢什么给什么。主要我的心肠比较软,见到乞丐都给钱,学生们告诉我,以后不要给任何人钱了,否则自讨麻烦。

 

 

 

Deja un comentario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