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 YIA QING YUAN

天涯情缘(三)

作者:江枫

席终人散,各自回家歇了。
苗峰诜完澡后边用毛巾沥干她湿漉的头发、抹脂养颜护肤边与我闲聊。她说周胖子怎么能这样呢?说话轻一锤重一棒说话没轻头叫人好不痛快,难怪到现在没有老婆跟他,他以前是干什么的?我告诉她,前几年阿根廷的长途电话费特刻贵,国家电讯是被terecom和terefonica两大外资公司垄断,打中国一分钟要六块美金,一年当中只有元旦这天才降价优惠,那时侯手机又刚刚时兴,于是应运而生一个特殊的华人赚钱行业,就是买只手机到华人工作、居住的集中地方挨家挨户去提供人们往国内打电话,每分钟收费一块钱,那生意当然是络绎不绝,到月底手机电话单来了那就是天文数字的付费款额,这只手机就被丢悼了。苗峰饶有兴趣地问,那手机不是凭居住身份证买的吗?电话公司照样可以追到头上来呀,她到底是新来阿根廷不久,我告诉她,这身份证件当然不会是本人的真实证件。这国家贪渎腐败无度,居住身份证可化钱买得到,只不过移民局没有底案。

小周赚到点钱后买了部车子从onse批发市场进些打火机、毛巾牙签牙刷之类的小百货小商品转销给华人超市,据他说已经有八十家客户的销售网络了,人头熟悉、信息灵便,有次从一个阿根廷居民手里以二十阿币一只搜走一窝五只北京塌鼻丝毛狗崽,两个小时后转卖给一家华人养狗场,转眼赚进四百元。当时,他将小狗带到家里来添水加食暂放片刻,房东范老太声称不能养宠物差点和他吵起来。
苗峰说他这个叫人看起来不舒服,倒八字眉毛一脸奸邪气,有次我在厨房烙饼,他就跟随我左右不走,说东道西的,我给一块饼他像哈吧狗样欢天喜地的吃去了。我说看你把人形容的,他今天不就得罪你两句嘛。
苗峰没答理我话自言自语道,他说的cajera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你还想那干什么吗?睡觉。我催促道。出浴的女人是最美的。她那件薄若蝉翼的睡衣罩不住丰腴白皙的翘臀纤腰身子、整个人看上去性感妖冶。苗峰歪过脸来看我,像是挑逗似的眯细起眼微微一笑:这么猴急干什么?你想把出国四年来没女人的损失都补回来啊。

我儿子王坤十八岁生日那天璐璐替他办了个简单而又有隆重气氛的生日家宴,我从收到的十多张彩色照片上第一次看到了阔别了近五年的儿子形像,我拿出了珍藏的当年我出国时在上海虹桥机场拍的父子合影照与之比较,五年前他满脸稚气仅齐我肩高,而新彩照上我估计约莫超出我的个头且散发出年轻小伙子的青春气息,我眷恋的目光久久舍不得离开儿子的照片,眼睛渐渐湿润了,孩子啊,老爸孑身一人漂流异国他乡含辛茹苦,儿子就是我的精神寄托与未来希望。你生母在临终前最后的日子里反复交待我今后要善待这个没了娘的苦命孩子,而你现渐渐长大成人了,可以告慰你九泉之下的母亲了。但我仍感到一种深切的遗憾,就是我出国到现在还没有听到过儿子的声音,人的青少年期是要变声的,孩子现在究竞是个什么声音了?是不是常见的公鸡嗓子了?
我拨通了打向上海家里的电话,首先向璐璐表示感谢,谢谢她为小坤十八岁生日的精心张罗、烧了许多好菜买了生日蛋糕还拍了许多照片。我告诉她看了这些照片心里十分地感动和激动,她那边嗔怪的声音传过来了,说我知道你心中只有你的儿子没有我,我连连柔声和气解释忙赔不是,突然间我话锋一转直接要求道,小坤在家吗?我几年没和他说话了,我想听听他的声音。瞬间,我脑子里冒出个结论,男女之间的爱情是非常自私的,尤其是女人。

那一次和儿子的通话没有超过三分钟,那时侯阿根廷打中国的越洋电话不是一分钟六块美金了,而是名目繁多的卫星电话公司竟相推出—-面值五块美金的电话卡可打二百四十分钟的廉价且音质清晰电话,电话里我从各个方向询问他的生活学习情况,但他的回答永远是»嗯、嗯、嗯»别无它词,没有骤间听到万里之外的父亲久违了的声音的激动,没有与生日彩照上的那个上海小伙子生龙活虎的笑貌所匹配的和谐音容,更缺少对老父亲的主动关心的问侯。我纳闷了,他变傻了?真是味同嚼醋,我正准备说你把电话给妈妈时,但心犹不甘,再一次询问他你这些年日子过得好哦?他突然压低声音匆忙地说一句:爸—-你记得你以前说过的你那个中学同学的故事吧?我一楞,冷不防一个什么同学故事?我»啊—-«了一声,他急促地提酲道,就是那个住宜川四村的你的同学。我恍然记起了,身子不自主地摇晃了一下。

这孩子的记性竞然这么好,那是他生母病逝大礼火化后的当晚,亲友们相继离辞而去、喧嚣烟散一切归于死寂,我们父子心境悲戚空空如也,我强颜振作鼓励儿子妈妈不在了你还有爸爸,你的爸爸绝不是另一种类型的爸爸:我有个初中同班同学的妈妈身患绝症知道自己来日无多,躺在病榻上一手拉着丈夫的手另一手拉着儿子的手对丈夫嘱托,我死后你可找个对象成个新家,但不能亏待了孩子。丈夫含泪应允。不久,同学的父亲和一个带着比同学小半岁的女儿的纺织女工组织了新家庭,这个新家庭倒是没有一句高声音和睦相处、在整个新村公房里获得邻里们的啧啧称赞。某日下午,居委会主任大妈恰巧经过同学门口,见同学在水笼头淘两种米,好奇地问,阿弟,你们家晚上做两种饭呐?同学告诉主任大妈说他新妈妈说的,爸妈上班辛苦妹妹小,他们吃粳米白饭,我吃籼米稀饭。在毕业分配时,他后娘的女儿是和我们同届毕业生,按政策兄妹俩经协商必须有一人去农村插队落户,他的父母亲那段时间频繁穿梭于两个学校好说歹说要把女儿留在上海工厂,粉碎四人帮那年我在上海街头上遇到过这同学一回,他说在淮北乡下全凭一两角钱一天的工分维持生机,年关近了一同插队的同学们回家过年走光了,只有他对白雪皑皑的凄凉大地偷偷哭泣,上海,对他形同陌路没有»家»的意义了。他的神情黯淡已经活脱成了鲁迅笔下的中年时期的憔悴木纳的闰土。

打完电话后静坐发楞、脑子渐显清酲,和王坤通了电话后我始终弄不明白一个道理,但这究竟是个什么道理我百辨不解,儿子少不更事,很难透彻世事明辨事理,而缺少血缘关系的后娘对非婚生子女的事事关照常被当事人或市俗社会误解也是常有的事。但是—-我如果今天不主动要求和儿子通话,这只话筒如同前四五年一样、便不可能到王坤手里,同样,也不可能有压低声音像机密暗语似的»故事»提醒;更引不起我身子摇晃的心灵震撼。

王坤早就来信向我提出要来阿根廷的,对于他要出国我原是持激烈反对态度,我根深底涸地认为一个人的青春是宝贵的,两心相印的男女爱情是人世间最幸福的,从年轻时算起,人生要做好许多大事情,要读好书、找到个好工作、要谈一个好对象、娶妻生子等等;但是在国外这个特定环境里、即使一个非常优秀的青年要完成这程序却也不见那么轻松容易。出国是个利弊兼有的人生转折,可能经过一二十年能够套上事业有成的光环,但耗逝失落的却也不少,所品尝的酸甜苦涩的滋味也似寒江雪水里的游鸭心知肚明,人生苦短,为什么要使自已压上沉重的负荷去翻那一座又一座的险峻山峰呢?

但是,又有一次偶然的电话突然改变了我主意,两个月后,璐璐在电话里说我想打电话到处找你,我过两天要到台湾父母亲那里去探亲了,你放心,小坤我已经把他按排到他大孃孃即我的大妹妹家去了,并给了他足够的生活费和零化钱。我听了之后第一反映就是她自己的女儿如何安排的?我念念有诚地关心她。但事后知道她是携带自已女儿一起去探亲,我恍然感到自己在瞎操心,有种受戏弄的恼火。你有不能带王坤同行的难言之隐处为什么不对我挑明而闪烁其词?我感到人情冷暖窥于一斑,还不如父子俩待在一起。

我委托mar del blata的陈荣福找到了北京的移民公司,一年后即一九九九年的五月份读大学三年级的王坤辍学来到了阿根廷。在机场接到儿子后父子俩紧紧拥抱,我们当初分别时他只有我肩高如今是个子超出我,我喜极而眼含泪花,在回家的路上,告诉他老爸生活发生些变化,家里多个叫苗峰的阿姨。儿子没感到有太大的意外。
回到家,停好车子将行李箱搬进房间,介绍王坤见过苗峰,大家欢欣言叙一番之后,儿子打开行李箱拿出几件新衬衫和咖克上装和一块上海牌新手表、两瓶浸着人参液色泛黄的白酒说,这都是妈妈带你的。这条中华牌香烟—-儿子手里拿了一条香烟—-是我在机场要进安捡门时还剩下三百多元人民币没用完给,我原来想将这钱让妈妈带回去,后来一想干脆给你买条烟。苗峰不知什么时侯捱到门外去了。我说那你的衣服呢?我看箱子里已经没有什么新物件了,剩下的尽是些旧的羊毛衫外套衬衣。只有件大红色中空羽绒服成色光鲜惹眼,儿子告诉我这是几个月前他学校所在那个城市举办羽绒服展销会,他先拿自己生活费将它买下然后给我紧接来信叫我走信中夹点美金给他。我说你自己怎么不带点新衣服出来?国内的东西那么便宜。儿子支唔地说,既然出国了那就应该用国外的东西了,……这些旧衣裳还是叔叔姑父们给的,妈妈说我在长身体发育阶段,如买新的过两年不合身了不就浪费了?我心里感到一阵酸楚,气愤得直想骂人,儿子衣着»朴素»得快成了进城务工的农民工了。这时儿子从行李箱文件夹层袋里拿出几份他个人的公证文件递给我,从中抽出一个信封来对我说,这是妈妈让我交给你的。

信纸上有璐璐几行娟秀清丽的显示有很好文化修养对于我来说又是非常熟悉的字:

亲爱的夫君:
儿子我完好高大地交给你了,祝贺你们父子团圆!如果我对小坤的思想学习、生活照顾方面有什么不尽人意的地方请宽量,那毕竟不是我的本意,你也知道我出生几个月的时侯我父母就远离上海我们姊妹们而走了,自幼缺少母爱的人成人后感情性格上是有缺陷的,这点我承认。我也时常自责对亲生女儿也缺那么份温情。
今后,如果你们父子想回来,我这里永远是你们的家,温暖可靠的家。
常给我写信、打电话。
顺便说一下,我原本想给你带块英勒格手表去,你说老想家,就给你买块上海牌吧,现在上海牌全自动质量也不错。

爱你的妻:璐璐
一九九九年五月七日

我茫然无措,信笺无意中滑手落地。一阵微风入窗掠来,信笺渐渐飘移到门口。苗峰拾起来不经意看了一下,默默无语递到我手上。

王坤来到阿根廷后使我的国外生活发生重大的变化,再加上苗峰我们有了个完整的家庭。我不忍心儿子过那种寄人篱下仰承鼻息的打工生活决定投资一个自己的生意,让儿子边学经营边读读书,冀希其发挥年轻人对任何环境适应性快的优势能够早日融入当地社会。

曹聪、曹颖是兄弟俩,除了二人对话时的一口中国西南地区方言外是一致的外,其它无论从哪一方面都看不出这哥俩是一娘所生。哥哥曹聪眼神精明,中等个、头顶微秃蓄养八字胡且衣着整齐利索,弟弟曹颖习惯畅襟撒怀拖鞋拉袜、则走路时一肩高一肩低、完全可叫人怀疑是自幼肩挑压担将身子致残为不平衡的。哥哥据说在中国的初期股市中赚到了钱辗转东南亚来到阿根廷,刚来不久还没半年。弟弟自我介绍是云南省水利厅的一个工程师,他来阿国己已经近十年了,而太太明捷和一个形像文弱的十多岁的儿子他们却也是近年赶来与他团聚的。

曹聪初来乍到、下车伊始买了阿根廷人的处于偏僻地区的一个超市,这是犯商业投资之大忌的,因为没有语言及居留身份、不喑当地经济政策法规拿着大把的钱懵懵懂懂朝商战里送,就像军队打仗不明敌我态势不侦察缺少知己知彼就全军开拔一样的可怕。曹聪接手店四个月nalus市法院接连多起传票在握,说是有两件劳工案和一起历史债务纠份叫店主去应诉。明捷硬着头皮去了法院—-因为她是这家商店的法定业主。其丈夫曹颖给我介绍:阿根廷人也太不讲理了,四个法官终审判决限60天内缴齐经济赔偿与罚款,其数目金额相当于店的一半财产,如愈期不缴便强制执行。

而曹颖夫妇也有个超市座落在布市城南claybore的相当于旧中国的滚地龙的贫民区里,富人蓄财、穷人蓄子,那些贪困家庭人口众多食量大,曹颖的超市买通警察局、重金聘请保安人员硬顶着抢掠风险作实让他赚了两年好钱。但好景不长,阿根廷人联锁大超coto开进来了,几万平方米的商铺己成雏型、只差挂那金光闪闪一人多高的coto集团的标徽了,干巴巴赢弱不堪的明捷常站在自家店门口看着位置仅离自己百十米的施工地唉声叹气,这家中国人的店只待屈指可数的日子便可绻起袖笼伏在柜台上打瞌睡—-柜台上跑老鼠都惊不了他们了。

曹颖是我初来阿根廷»大金陵»饭店打工的工友,那饭店里近三十名员工中我、曹颖及还有一位北京来的特二级厨师三人关系最好,被人称之»三驾马车»,常在工作之余高谈阔论争执中共党史人物抨击中国时弊评论台海形势走向。但曹颖很少有新颖思想观点影响大家,习惯将我和厨师的说词拿到别的地方去转嘴倒说借以眩耀自己的博识,我快要离开»大金陵»前些天,他眨巴小眼神秘地对我说,他准备让分别了好几年的太太和他在阿根廷重新谈恋爱了,只要化点小钱,让街头上复印打字社为他打印了一份给太太供职的中国的中专学校邀请信,邀请明捷女士前来留学、学术交流的信函,阿方学校名字是杜撰的,函件上的公章是私刻的,他介释说太太争取的虽然是留职停薪但公职还在,学校提供的两房一厅的住房断不可收走的,他哈哈大笑说今后还要给太太做一份成绩报告单发放一张毕业证书。我对曹颖的弥天大谎弄得当场瞠目结舌,他却若无其事地说中国内地三四流中专收到这份洋文邀请信还不是受宠若惊?他们可以到昆明找到地方翻译出信的内容,但是没有兴趣、没有便捷的渠道来证实其内容是不是子虚乌有。

一晃几年了大家都没联系往来,曹颖不知从哪里得知我在准备投资生意,他几经辗转找到我的住处提出了与我合作的想法,他说他现在的处境太难了,真有点»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沉浮雨打萍»的感慨。他搔了搔扁脑壳上寸长短发,愁苦地说,他本人腾不出手来操心自家的事,因为他在另一处叫大林联锁超市里有小额投资,并在做了其中一家分店的执行经理。他说要把曹氏兄弟的两家超市都关掉,商品设备都撤出来折算成股份与我合伙投资,主要是我们两家人做这个店,关键位置都用我们自己人,辅助岗位到外面雇人,并且是以我为经营业主,因为明捷的居留身份证有在案商业不良记录,曹聪没有居留身份,更重耍的是他们没有经商经验,如果有个现成的大店缴到他们手上都会垮掉,他注视了我一下说:听说你准备开店,兴奋得很久没睡着觉,我们毕竟在一起打过工做过好朋友,再说你的能力水平我是由心底里暗喑佩服的。我对他婉转的溢美之辞没作计较,但对其恳切之言沉吟了半晌。我说,商业合作是件大事,合作得好皆大欢喜,弄得不愉快的话连朋友都不得做了,容我考虑考虑。

我想合作者之间的成功与否,合作者本身的为人素质是至关重要的,如果大家都是通情达理的谦谦君子,合伙同心、其利断金。反之遇矛盾为己作想、轻则勾心斗角重则反目成仇。再说曹颖的模式构想势必要将各方家属都引进生易圈子里来,事情更为复杂,男人们共事可心胸宽广豁达点,但能否经得起啐啐细语的枕头风?如果女人们针尖对麦芒怎么得安身?我想悄悄走马观花访察一下,找找感觉再行定夺。

我驱车由布市城南直奔claybore区,四十多公里路很快到了,曹颖没告诉我他的店址方位,仅说这个贫困区域只有一家中国人超市,到了目的地后遇人一打听,得知由街区口有个高耸着十字架的天主教堂边的马路转弯进去就到了,没费多少事,我车子悄悄停在超市边上,举目环视暗暗吃惊,—-coto大超市已经在正对面的荒草地里雄伟崛起,施工队伍正在拉设铁杆围镧、为停车场捣水泥浆。

我走进超市第一印像是光线昏暗脏乱龌龊,下午的阳光与店堂无缘,因为窗子高高在上、既小又蒙尘抹垢。收银机柜台边、瘦弱似病态的中年华人妇女满脸怒容地训斥一个左胳膊挟抱着幼儿右手拎着塑料货篮的像似印地安人后裔的胖孕妇,我皱着眉头,曹太太大概发现客人偷东西了,否则不该动这么大的气。我在这二百多平方的店堂挤过三二个客人身边沿货架走了几遭,货物稀稀拉拉,品种七零八落;断了脚用砖头搁垫的牛奶大冰箱周边湿淋淋的且可嗅到酸臭味,大概是制冷化霜的水盘长时不清洗腐水溢到外面来了。我摇摇头,这家店是斜阳已照深深院了,而且还可以说明这个店主很懒,是灰积三寸非一日之懒的那种»懒»。

骂完了人曹太太过来了,她嫣然一笑,我感到她笑得非常好看与先前动怒样子判若天渊,如能永葆此笑容堪称是足赤完人。她热情地问我:你是—- 我赶紧回答,我是过路的,想买瓶水。我打开coca公司的冰箱门拿了一瓶1.5立升的矿泉水。女店主边收钱边与我搭讪说她这里很难得有中国人来,你是稀客。我客套地问生易怎么样?她叠声应道不错不错,你看货架都空了,我们都来不及进货。闲聊数语后、她突然睃了我一眼冷不防问道,听你口音像是上海人吧?我故作轻松地反问道何以见得?她身子微后仰捂嘴吃笑掩饰自已的唐突窘态,胡乱说道她先生介绍上海人的口音大概就是你这样子。出了超市我开着车子赶忙回家,原计划想再绕道去找到曹聪的店里去看一下,但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

晚上吃了饭后我陷坐在沙发里翻阅着clarin即阿根廷最大的报业集团—号角报的信息广告版,苗峰凑坐到我身边来问道这两天在外面有什么收获?曹颖说的那事有什么打算?我把今天下午去了claybore的见闻感觉告诉了她,我耽心地认为与他人的经济合作大抵都会分崩离析得不到善终,即是亲兄弟为了利益还会反目失去手足情谊,更不用说是所谓的朋友熟人了,有个预感告诉我曹颖夫妇再加上他们哥哥这干人都不是等闲之辈,走南闯北之人的为人及心地深邃莫测,至于现在要得出个是是非非结论来也难。我不是那种你喊打我就喊杀的市井泼皮,你苗二姑娘也没看出恶在哪里,万一我们遇人不淑那如何是好?苗峰倚在我身边根本没顺我思路思考,她不亦为然道,我哥当兵时有两个特种兵教官的朋友,他们后来转业到地方下海经商,我哥说他们把»借力打力»四个字在商场上运用得出神入化了,什么叫借力打力?你想过没有?我们的经济能力只有这么十多万美金,不借力能做得起个像样的事业吗……

很明显苗峰是主张与曹氏兄弟合作的,我沉默不语,但思绪犹如脱了羁绊的马匹跑离了主题,为什么有些贤明的政治、经济才俊禁止受宠的内眷参与过问重大的决策,就怕以»情»字干预理智,苗峰说的有道理吗?很有见地,但我此时此刻的思想总不愿意就这么轻易地听她,这大概是那次烤肉店她嘲讽我有多少钱、怀疑我买不起房子委屈了她金枝玉叶,使我羞辱不已的阴影仍未散去的关系。好在儿子王坤来了,尽管他初到、年轻、异国生存经验一张白纸,但年轻人少无明、多纯朴的灵毓之气能一语成谶,不管他对合作的看法是成或否,我要捕捉其闪光之点来佐证我的决定。

儿子说,老爸我原以为你是个运等帷幄决胜千里的个性人物,谁知你这么忧柔寡断,你粘粘糊糊的当初是怎么一人吃睡在车子里独闯外省卖货的?你问我是否与人合作如何是好,你算算着,我下飞机才多少天?对这里的唯一的认识是—-离上海时是穿短袖子的初夏、到了这里却是不套上厚毛衣要被冻得伤风感冒。他见我半晌无话,解嘲地补充一句:阿姨说的»借力打力»还是蛮有辨证腔调的嘛。你怎么不思考思考呢?我被他气噎得半天答不上话来,但却无愠意,因为这是父子天性之间的对白。那天夜里我们一家三人商量与曹氏兄弟合作的细节议论了大半夜。

第二天,我打电话给曹颖表示我们可以进一步地接触,经过后来的几次商谈,我们对一些合作原则达成了统一的看法,曹颖报给我的他们两家店的各类冰箱、冷冻设备和库存商品现值大约十八万美金,我的投资额和他等同或略少于他一点,但究竟多少要根据他方实际盘货结果和对设备检测情况而定,如达不到十八万则以现金补缺,而我的投资额按资金在规定时间内到位数字而定,然后按双方投入的资金数额折成投资比例,以此作经济利益分配或风险承受的依据,以我的名义向政府申请店的业主资格,承担经营引起的一切法律责任,并负责商店的全部经营活动。会计账目由曹氏一方掌管、经营收款支付方面的现金流动由我方负责,凭每日的原始单据与会计当晚结账,商店重大经营决策由双方共同商量定夺,如有异议不能统一应按股份比例大的一方意志行事。
在上述合作原则基础上,我们还修订了些尽量考虑得到的双方权益责任的制约细节,投资额到位的时间规定,从业员工的经济待遇,对合作期间重大违规情况的惩处等都有统规定。按我们协商的结果,我和曹颖一起出去找店面。

Deja un comentario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