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 LU YI JIOU

秘鲁忆旧

作者:杜闯

踏上秘鲁土地

92年1月30日秘鲁时间上午10点多,从西班牙马德里机场经哥伦比亚波哥大到秘鲁利马机场的飞机停了下来,我和老婆和众多乘客走下了旋梯,来到地面,一股热气直接扑向脸上,好像88年从阿根廷回瑞士在非洲转机时的那种感觉,气氛。地上冒着热气,天上下着火,天空不清不白的,看不到太阳;这时,正是南美洲的夏天。

老婆怀着6个月的身子,身上带着几千美金的现金,紧紧的贴着肚皮,在法兰克福转机的时候,机场的安全检查用机器查出她的身上带有一定量的金属,老婆解释时又将肚皮上的衣服翻开给机场女保安看,她们就明白了。

下了飞机,走过很简单的一小段简易的机场路,变来到了机场移民局,实际上就像是一个小市场-我家门口的集市,有一张中国70年代小学上学时用的书桌,后面站着一个穿便衣的移民官为每一个持护照进境的游客签章。

当队伍排到我们的时候,我们将深棕色的中国护照递了上去,当时我们的秘鲁签证是从罗马尼亚和匈牙利办好的;机场移民官接过护照,看了看,没有盖章,用英语低声说了句:ONE HUNDRED;我也用英语又问了他:WHAT?  WHAT ONE HUNDRED? 他回答: ONE HUNDRED DOLARES, 我认为他是要签证费,就回答:WE ALREADY PAID THE VISA IN ROMANIA WHEN WE GOT THIE VISA., 但他回答: YOU MUST PAY ONE HUNDRED DOLARES IN MIGRATION. 我也着急了: WE DON’T NEED PAY NOTHING IN MIGRATION, WE HAVED PAID THE VISA ALREADY. 移民官好像软了一点: FIFTY DOLARES.  他一说这个,我才明白是他本人要我们给钱, 我火了: THE MONEY OF VISA FEE IS IN THE VISA IN OUR PASSPORT, WE DON’T NEED PAY ANYONE MORE. 他见我如此强硬,就是不给他这50美金,好像也没办法了, 只好在深棕色的中国护照上盖了章,让我们入境。

取了行李,海关的人员让我们到一个金属架子的地方,打开所有的行李,当时我们带到秘鲁的有一个电动打字机,一台录像磁带播放机,这两件是从瑞士买来的,海关检查时,通过简单的表达我明白他们是让我交这两件电器的关税,并说,交了关税后在我们离开秘鲁以前海关会将交的关税退给我们,我想,谁能保证交的关税能退回来,到哪儿去索取?所以就是不交;经过近20分钟的交涉,海关对我也没办法,最终还是放我出关。

出了机场,见到了我在瑞士认识的秘鲁朋友-迪苟(Diego Velasquez)是秘鲁著名女艺术家DELFINA PAREDES 的儿子,他从小在秘鲁的FRANCO PERUANO学校上学,这所学校是法国人开的,从小就是受法国人的教育,讲非常好的法语,日前在秘鲁的ALIANZA FRANCESA当法语老师。这时,还有比他大7岁,当老师的秘鲁老婆在等我们已久。迪苟叫了一辆出租,美国40年代的雪佛兰轿车,车很大,算上司机,车里坐上5个人还显得很宽敞。

从进入机场的那一瞬间,就觉得秘鲁首都城市-利马好像是昨天刚从战争结束出来,一切都是废墟,街上,军队用麻袋加土的麻袋包建筑,铁丝网和持枪的战士。破破烂烂的房子,不是没有房顶,要不就是能看到很多的二层楼上处处耸立的钢筋;几乎见不到一棵树。天昏昏的,看不到天空的颜色,就像在机场见到的移民官和海关官员的脸,透着黑不黑,白不白的棕色。马路,好像是近百年也没有下过雨,刷洗过,黑黑的马路能见到一层黑油,也像移民局官员的那张脸时时出现在眼前;出租车的窗户都打开着,热风扑面而来。

迪苟介绍沿途的街道景色:这里是利马市中心;那边是WILSON大街;右边是艺术馆;左边是交通部;前面是VICTORIA区,有几条大街是专门小偷工作的区域,小偷市场,如果发现你汽车的轮胎或车灯等被盗,马上来这里就能找到;假如你想到这个地区逛逛,小偷见到你带的手表或金首饰值钱,摘不下它,他们会砍断你的手臂从而获得它;进到这条街时穿着衣服,但出来的时候是光着身子;如果小偷偷了金首饰或值钱的财务,被偷的人追在后面,同时叫着警察,警察来了,让受害者等一下,随后找到小偷,问:这次都偷了什么值钱的,小偷拿出来给了警察一半,警察便挥手让小偷走掉,然后回到受害人处说小偷没有追到……

秘鲁护照

90年以前秘鲁的护照到欧洲都是免签证的,93年前到日本也是免签证的。厄瓜多尔护照一直到2003年还可以免签证进入欧洲,哥伦比亚由于贩毒品的很多,早些年就已经被欧洲列入签证的国家了。

90年代的时候,在秘鲁有一个真实的故事;拉丁美洲在美国的移民是占很大比例的,美国的第二大外语就是西班牙语。很多家庭都在美国有亲人,由于拉丁美洲的经济越来越差,促使更多的人去美国、西班牙和意大利去寻找工作,因此促使有一些聪明的人为这些要去上述国家去工作的拉美人提供了方便-旅行社。

当时,秘鲁的移民局办理护照时间很长,很多人申请美国的签证被拒签后,需要很久才能再去签证,同时办其它中美洲国家的签证时,如果发现原来的护照上有过被美国使馆拒签的章,也不能再获得签证了,因为中美洲是通往美国的必经之路,世界上偷渡到美国的人都是从中美洲经过的。

秘鲁的几个旅行社有很多的客人都要经中美洲去美国,他们从当地的移民局买了很多空白的护照(当时,全世界的护照都是用手填写的),但是,在持护照人的照片里面要有秘鲁国徽和护照号码,这个国徽难倒了这几家旅行社,于是,他们便想办法找到了星期六、日晚上在移民局照相室值班守护护照照片里的国徽的警察,要他在某个星期五的晚上将这个国徽偷出来借用一下,星期天换回去,不耽误下个星期一移民局的工作。这个值班警察一听,讲:可以,给多少钱?旅行社老大讲: 200美金,警察同意了,下个星期五的晚上真的将在移民局照相室里的国徽(全国唯一护照照片里面必须带的国徽)偷来了,交给了旅行社。从这一时刻开始,秘鲁的移民局就搬到了这家旅行社的办公室里,每天都有近500多人要偷渡美国的秘鲁人在这里照相,出护照。

星期一到了,一大早,很多秘鲁人都来排队办理护照,9:00上班的时候,负责拍照的人到了照相室,准备好了一切,开始迎接第一个办理护照的人。抬头一看,墙上好像是少了什么东西,这时,已经进来了第一个需要拍照片的人,他走到白墙前,坐在写有护照号码的牌子下面,这时,照相的人才看出,护照号码上面的国徽没了,便大叫一声,马上向移民局长报告。

 移民局关门,立即重新再做一个国徽,三天后,才再开门办理护照。处理结果,值班警察被开除,没有蹲监狱。

另一次,秘鲁移民局在盖出入境章时的印油是有防伪的,这些旅行社的人就想尽办法从一个移民官员手中借用一下,在金钱的帮助下,秘鲁共和国移民局机场出入境的章到了这些人手里。过来几天,他们将他们刻好的章,但是没有任何防伪印油的还给了这个移民局的人,从此,机场移民局-真正的共和国移民局用的是假章。

秘鲁牛人

中美洲的危地马拉、伯利兹、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哥斯达黎加和巴拿马是全世界向往到美国的非法移民的必经之路。

大概是在2002年的时候,美国对除了西欧、日本及加拿大等国不需要签证外,对其他的国家要求签证并要求这些国家的护照在美国转机时也要有签证。

这样,就有更多的人到美国使馆来申请签证了。每天,在美国驻秘鲁领事馆的门前,一、二千人排着队,等着预约。利马各个coyote办公室里业务也在进行…… 更多的、不符合条件的或根本就不敢去预约的人都到了这里,开始他们的另一条赴美之路。 

秘鲁和厄瓜多尔的护照已经不能免签到中美洲,中美洲对他们的签证要求是必须有美国或墨西哥的签证,才能给中美洲的签证,所以,中美洲的签证有了价格,这些coyote想尽办法要搞到中美洲的签证,从而产生了很多惊险,离奇和笑话百出的真实故事……

巴西、阿根廷和智利等国游客的护照在各国被抢、被盗。通过各种方法送到秘鲁,再进行剃头,换照片……这些国家的护照到中美洲都不需要签证。加上这些国家的护照,他们也收集墨西哥、哥斯达黎加、巴拿马以及中美洲国家的护照,因为也有相当一部分秘鲁人要到意大利、西班牙等欧洲国家,上述提到的那些南美洲和中美洲国家的护照到欧洲都不需要签证。唯独,倒霉的秘鲁国籍到美国、欧洲和日本都需要签证。这样,借着秘鲁这个天堂之国,促使了coyote生意的产生。

Mariana,一家旅行社老板,意大利籍女人,由于专卖COPA航空公司(巴拿马注册的航空公司,美国和中南美洲之间的航班飞机票),已经达到每月200万美金。从她这里可以拿到免费去中美洲的COPA航空公司的机票(每十张机票,就可以有一张免费)。

Ana Maria是红十字协会终身主席,家族里的曾祖父和曾曾祖父两个人都曾经做过共和国总统,外祖父是当地最大的“商报”老板,几条街道,马路都是有她家族这些人的名字;她的阿姨是当今执政党建党时的第二号注册党员,曾多次救过该党元老主席(第一号注册党员);现任总统是其干儿子。

Carlos, 危地马拉驻当地领事馆前领事。

 Luis,危地马拉驻当地领事馆前领事。

Julio,危地马拉驻当地领事馆前领事。

Tulio,洪都拉斯驻当地领事馆前领事。

Teresa,尼加拉瓜驻当地领事馆前领事。

Augusto, 巴拿马、尼加拉瓜、洪都拉斯、萨尔瓦多签证专家。

……

Manolo, 40多岁,警察出身,非警官学校毕业,当过缉毒警察,职业律师,一家coyote公司老板,幽默、吝啬,有多处别墅和庄园,爱经常在家里的三层楼上那间有着桑拿、高级浴室,200多平米的睡房里显示他的黄金首饰,金表和高级服装;是汽车、游艇、马匹、斗鸡、枪支和油画收藏家。有着丰富经验的coyote, 在美国、墨西哥、中美洲也南美洲有着极为广阔的人际网,当地移民局、警察就如同他的家仆,打个电话,随叫随到。每天上班用的车都是不同的,衣服,香水和右手腕子上的表也每天都换,戒指、项链和手链也是如此。他个子不高,大大的头,留着厚厚的上唇胡,脖子很短,胖胖的身体,身长腿短,走路很慢;从远处看去,就像一个圆圆的球慢慢滚来。

他的公司有一个大厅,大厅最外面是西联汇款,不知道的人以为他的公司是做西联汇款业务的;因为每天他的那些不能进美国使馆面试的人都在赴美的路上,随时都要向中美洲、墨西哥和美国等国家通过西联汇款,有很大的费用,干脆就自己申请了一个西联代理业务(这个业务在中国只有光大银行、农业银行和中国邮政储蓄可以办理)。

大厅左侧,是旅行社办公的地方,这里,有十几个员工负责机票批发销售;这里,没有旅行社的喧闹,一切,都是那么平静。大厅里面,是一个封闭的房间,这里面是一个不大的接待室,有两个女秘书负责接待从各个地方来的不同阶层的社会人物。Manolo的办公室就设在里面。每天,到这里咨询、报名的当地人很多。来的客人大多数都是没有工作的工人、无业人员和农民。

价格基本分: 1.从当地国际机场直接乘飞机进美国。 2. 经中美洲国家到美国。 3. 乘飞机直达墨西哥某地或D.F国家机场再到美国 4。乘鱼船到危地马拉再到美国。

方法是多种多样的。首先,要根据客人的心里素质,文化程度和经济状况,然后分别对不同人要进行训练,才能保证做到万无一失,达到100%的成功。因为这些当地人交的钱不是很多,如果第一次不能成功,还要再走第二次、三次……直到进入美国为止,所有的费用只是一次性的价格,绝不能再涨价,如果客人因大的事件不能或不愿再去美国,要将所有预先付的钱全部退还,这是这个行业不成文的规矩。

Franco 和 Enrique 是Manolo的助手,负责接待接待客人咨询、报名的,两人的文化程度很高,有丰富的旅游经验;对工作认真,待客热情,讲话平易近人,深得客人的好评。

小Hugo是专门给Manolo提供假护照的,为人憨厚,说话和气、谦虚。他的本子做的质量非常好,使用他做的本子的成功率非常高。很受Manolo信任,但是总不给好价钱,而且还经常欠钱,不按时兑现。小Hugo有气不敢说不出来。

 Paola是一个大方的女孩,讲话痛快,对客人接待很热情,有着长长的、卷卷的黑人的那种头发,但她是白人血型,胸大,两个门牙间有一条缝隙,挺有特点;讲电话时的声音就是在她的身边你也不会听到。

Pussy,有着一长天使般的脸,极为端正。曾获得过当地全国中学女生选美比赛的冠军,凡是来过办公室的人都会记住这张没有一点瑕疵的脸。 Manolo公司是不招有色皮肤的女孩子的。

Poncho是办公司的小跑,吸毒,为了钱可以将他老母亲卖了的这样一个人;由于和Manolo的特殊关系,一直在公司里工作,每天就是与Paula 及 Pussy聊天;由于他吸毒,对女人没兴趣,所以大家也就不理会。

秘鲁出租车

1. 出租车多于普通车或私家车;

在利马的任何一条主要大街,一伸手表示要出租车;这时,你可以看到,马路上大概有四、五部贴有TAXI字样的各种颜色的小汽车停在你面前,若有一部开过去的车,它也要停下来,将车倒回来,准备为你服务;在红绿灯处(可能是世界上最差的红绿灯)的红灯亮时,可以见到最少有15部出租汽车停在那里,其中有12-13部出租车没有客人乘坐;

2. 出租车没有任何任何统一的颜色规定;

利马市政府对出租车的要求虽然公布,要求所有的出租车都要喷上黄色,但是没有人能交的起300-400美金的喷漆,所以,各式各样的出租车到处可见,可谓利马,乃至秘鲁全国一景;

3.任何私家车都可以成为出租车;

早晨开始出车了,或下午下班的人要临时开一下出租车赚钱。大街上到处都有卖标有TAXI字样黄色塑料片,买了用嘴巴吐口唾液上去,然后贴在前车窗上任何一处,就是出租车了;

4.出租车不交税,任何有驾驶证的人都可以开出租车;

5.出租车的价格世界最低,而油费是世界最高;秘鲁的油费是按加仑销售的,分97,95,90 84 和1,2号柴油。是国内价格的1.5倍,价格极为昂贵。出租车的价格是1索尔,2索尔最低起价。1美金=3个索尔。

5.出租司机拉到客人的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马上开到加油站,客人上了车,司机就会问是否有零钱?无论是否有零钱,司机都会现将车开到加油站给汽车加油,一般出租司机非常穷,连油都没有钱买,油表的表针总是指在最低的红线上。6.出租车破旧。21世纪初,秘鲁还有过二战时期的大众汽车-巴西产;这种车是风冷,不需要加水。他们将车的排气管有一根塑料管连上;因为利马从来不下雨,尘土很多。由于汽车太破旧了,发动的时候,车身要抖动几下,活像一条刚从土里爬出来的狗抖动身上的土,一点不夸张。

民族特性

拉丁美洲民族是一个极为幽默,特别快乐、轻松,自取自乐,热情、开朗,性生活极为开放,但不豪放,绝对不记仇,特别小气、极为吝啬,没有时间概念,说谎话、大话、吹牛,爱贪小便宜,一个彼此绝对不信任的民族。如果读者有反对意见,请他们问问在拉丁美洲居住10年以上的华人就全明白了。

96年的夏天,一天下午,我开着汽车,副驾驶坐着一个秘鲁朋友,驾驶台的后面坐着一位河北邯郸的朋友,由于天气热,他将上身脱光,吸着烟。

我们来到了利马国际机场,进入机场以前都要经过警察的安全检查和盘问,车排着队,一点点的接近了一位警察。这个警察走过来,来到了我车门外边,车窗的玻璃已经下来了,说话很方便,他问:驾驶证,车证,请出示。我给了他这两个文件。看过后,他将身子稍微向前探了探,问我这两个朋友:你们都有身份证吗?我的两个朋友拿出了他们的身份证,看后,他面对邯郸朋友说:为什么不穿上衣?邯郸没有没有反应(因为他听不懂),警察又问了一遍,还是没有反应。于是,我回答到:有衣服,出门的时候,正准备穿,跑来一个小偷把衣服抢走了,所以只有这样光着上身来机场了。警察听了,苦笑一下,摇了摇头,示意我们可以进机场了。

诸位想一想,有哪个国际机场可以光着上身进来呀!

有一个星期五的晚上,开着一位朋友的车来到机场附近加油,车还没有到加油站,被一辆响着警笛的警车从后面追上。我停下车,等警察过来。国外的司机遇见交通警察是从来不下车的。

一位警察走到我车的旁边,出示了所有的证件后,他告诉我说我的车被人指控肇事后跑了,已经在距离机场很远的一个警察局注册了,让我马上和他们走,去警察局。

我回头看了一下他们的警车,旧的不得了,想了一下,对他说:好,我根你们走,你们在前面也好,我在你们前面也行,走吧!

警察一看我真的要和他们走,便马上拦住我,说道:你真是比秘鲁人还秘鲁人,狡猾!知道我们警察没有钱买汽油,车也开不到那个地方。这样吧,给我们留下买饮料的钱,我们就放你走。

当时,我带了50索尔(秘鲁货币),一张整票,就对他讲:我现在去一个fiesta(party), 身上只有50索尔,给你们5个索尔,你找回我45索尔吧。警察马上回话:好,好,好,我马上去加油站给你换零钱。说完,马上就跑步去了加油站……

一次,去接一个朋友,回来的路上,在超车的时候我的车压了路中间的双黄线,这时,前面来了一个交通警察,截住了我的车。

他问:知不知道为什么叫你停车吗? 当时我还没有反应,真不知是为什么。他对我解释了后,我才明白。没办法,这次又要花钱了。巧在这里是利马乡下,警察不如那里“黑”。当时我也是带着100索尔的整票。还是那样,找了我90索尔,放我一马。

 

Deja un comentario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