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ang shan feng yun 8

罢工

“什么,罢工!”

 一个惊人的消息从遥远的南美传回到浔阳的汉华集团总部。

 “振华,我对不起你,对不起集团对我的信任。”赵勇群在越洋电话里结结巴巴地说道,听他的声音,这位七尺高的汉子就差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哭诉了。

 “勇群,不要着急,慢慢说。罢工……也不算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处理好了就没事了。”林振华只好先把赵勇群安抚住,虽然他自己的心里也是急得火烧火燎的。

 经过几个月的艰苦施工,穆通铁矿的中国汉华矿区已经顺利地投产运营了。在重铁路尚未全线通车的情况下,汉华在玻利维亚建立了一支拥有1000辆大型重卡车的运输队,与铁路进行接力运输,把矿区生产出来的铁矿石运到智利的安托法加斯塔港口,再装船运回中国。

 虽然穆通铁矿的产能还远远达不到满足国内市场需求的程度,但它的投产所产生的效应已经展现出来了。在听说中国拿到了穆通铁矿50%的采矿权,并且投入巨资进行开发的消息之后,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两家公司终于低下了高昂着的头,重新坐到谈判桌前,答应将涨价的幅度由原先一口咬定的58%下调至22%。除此之外,两家公司还承诺,如果未来一年内海运成本没有明显的上涨,那么这个价格将自动顺延到2005年。

 消息传回国内,全国的钢铁企业全都如释重负,几家最大的钢铁公司的老总相约来到浔阳。与林振华把酒言欢。酒桌上,每家企业都爽快地答应拿出几亿美元的资金,入股汉华矿业公司,大家都从血淋淋的事实中汲取了教训,知道掌握资源的重要性了。

 国家发改委也从这件事中得到了启发,迅速地制订了一个在全球范围内收购矿产资源的战略。一时间,中国企业像猎犬一般扑向世界各地,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圈地运动。在2004年这一年。全球只要有矿产的地方,就有中国企业的身影,甚至于那些尚未勘探清楚的地块,也被中国企业花钱提前买下,然后派出勘探队,一寸一寸地搜索着异国他乡地底下埋藏着的宝藏。

 对于中国这种在全球攫取资源的行为,西方媒体用了“资源怪兽”这样的名词来加以形容。评论家称:在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工业国的崛起。都伴随着对全球资源的掠夺,中国的崛起也不例外。虽然这一次的掠夺看起来稍微和平一些,但是它却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也许也是最后一次。

 随着全球化的资源开采运动,各种各样的摩擦也就接踵而至了。在有些国家,当地居民举行集会游行,抗议中国企业开采他们的资源,以及因为采矿而破坏当地的环境。在另外一些国家,由于中资企业在矿山开采中不注重劳动保护,造成了当地矿工的人员伤亡,也引起了不小的纠纷。

 不得不承认。许多到国外去开发资源的企业,自身的管理水平和员工素质并不是很高,各种在国内曾经出现过的恶劣问题,也同样被带到了国外,有时甚至引发了当地居民与中资企业之间的严重对立。对于这样的事情,国家只能是采取亡羊补牢的做法,一些分管海外事务的官员如救火队员一般,四处奔走,扑灭了这一处,又匆匆赶往另一处。

 相比之下。汉华在海外的几十处矿山是比较让人省心的。汉华的内部管理非常严格,在外籍工人的待遇方面也比较优厚,所以在汉华的各个矿山里,外籍员工与中方管理人员的关系往往都较为和睦,从而能够使各种矛盾不至于积聚起来酿成冲突。

 唯一让林振华和项哲放心不下的,就是穆通铁矿了。这个矿有点先天不足的地方,就在于矿上所使用的本地矿工。有一半是来自于原来的矿山,汉华从原来的矿主手里购买了采矿权,同时也不得不接纳了这些矿工。

 由于铁矿石市场上的压力巨大。汉华没有足够的时间对矿工队伍进行整顿,只能一边生产一边逐渐地进行磨合。在穆通铁矿投产以来,工人与资方之间各种各样的小矛盾已经发生了无数起,到今天,终于爆发出了大规模的罢工运动。

 罢工这种事情,对于西方国家的企业来说,是司空见惯的。林振华接触过不少西方的企业主,他们在说起罢工一事时,也是颇有一些无奈。工人们要求涨薪,会采用罢工的方式;工人们要求改善工作条件,也会采用罢工的方式;最可气的是,有时候工人们仅仅是觉得心情不爽了,也会借口支持一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宣布罢工四个小时或者一天,总之就是要让老板看一看自己的脸色。

 罢工多了,西方的企业主也就把这事看得淡了。工人要罢工,他们就接受,只要工人离开工厂之前能够记得把电闸之类的东西关好弄好就行。等明天工人气顺了,想回来上班了,老板同样笑吟吟地欢迎大家回来,像是没事一般。

 这种淡定的境界,只限于西方的企业主才有。林振华是生在红旗下的新中国的企业家,打小就没见过罢工的样子,所以一听赵勇群说穆通铁矿的工人举行罢工了,他先吓了个够呛。好在他还记得自己是企业的老板,在这种时候不能掉链子,所以也只能强作镇定,向赵勇群打听事情的前因后果。

 赵勇群自讨自己的语言能力不行,便把自己的副手方磊叫了过来,让他在电话里向林振华和项哲进行详细的汇报。方磊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通,林振华和项哲面面相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原来,事情的经过非常简单。汉华投资建设穆通铁矿。自然是带去了自己的一套管理规章制度的,什么三老四严、应知应会之类的。考虑到当地矿工的纪律性不能和国内的职工相比,这些规章制度在推行的时候还打了点折扣,算是入乡随俗的意思了。

 但是,就是这种打了折扣的规章制度,在玻利维亚当地矿工里面还是引起了强烈的不满。矿工的工会找到赵勇群等资方代表,就规章制度中那些“不够人性”、“不够自由”的条款提出了严正的交涉。他们所提出的要求,用赵勇群的话来总结。就是两条:第一,干活要尽可能地少;第二,发钱要尽可能地多。

 矿工们的工会是早在原来的矿山就已经成立的,汉华全盘接受了原来的工人,自然也就接纳了这个工会。林振华在最初听说矿工们有一个工会的时候,就感觉到不妙。他试图让方磊想办法去改组这个工会,往里面掺点“沙子”,但最终也没有成功。人家的内部组织颇为严密。根本不听你资方的安排。

 依着赵勇群的脾气,当即就想对这些工会代表发飚了,老子是请你们来干活的,不是请一帮大爷来侍候着的。穆通铁矿是一个全机械化的矿区,工人们的工作就是坐在驾驶舱里操作各种矿用机械,日晒不着、雨淋不着,拿的工资按当地的标准来看是最高的,如果愿意多干一点,还有加班费、奖金。同样的工作条件和待遇,如果放到中国国内。不知有多少人会抢破头了,而这帮玻利维亚的矿工,居然还在挑三拣四,讨价还价。

 其实,玻利维亚本地也不是没有愿意干这种活的工人,当地经济不够发达,失业率很高,想进矿山工作的人比比皆是。但问题就在于,汉华所接受过来的这些矿工,是无法开除的。相当于一群端着铁饭碗的职工,偏偏还一个个好吃懒做,牛气烘烘。

 没办法,汉华的劳动部门只好和工会代表反复磋商,把每一条规章都加上了若干限制条款。用方磊的话说,基本上已经达到丧权辱国的地步了。工会的大爷们在谈判中大获全胜,欢欢喜喜地回去了。矿工们痛饮了一通啤酒之后,终于开始了工作。

 在工作中出现的各种小摩擦,就不必细说了。从汉华派去的那些基层管理人员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能力上佳,脾气良好,遇到各种麻烦的事情,总还是能够想办法予以解决。然而,昨天发生的一件事情,终于超出了公司能够容忍的上限,于是,矛盾就爆发了。

 事情的起因是一名开运矿车的当地司机按时下班了,这个原因听起来简直是荒唐可笑。

 按时下班是完全没错的,在工会向资方提出的要求中,就有这样一条,禁止公司无故延长工人的工作时间,必须保障工人按时下班的权利。对于这个要求,公司是完全答应的,人家有按时下班的传统,咱们就别用国内的“主人翁精神”去要求人家了吧。

 但是,按时下班不是说一到五点半你就可以拍屁股走人,你总得把自己正在做的工作做完,这是基本的要求吧?比如说,作为一名开运矿车的司机,你至少应当把你正开着的车开到终点,卸下矿石,然后再把车停到停车场去,这样才能拔钥匙下班吧?即使这样可能会耽误几分钟或者十几分钟的时间,但这属于最基本的工作要求了,说是做人做事的基本常识也不为过。

 而这位名叫麦克米金的奇葩的司机却不是这样做的。这一天,他约好了自己的女友要共进晚餐,所以提前一个小时,他就开始不停地看表,等着下班的时间。到五点半的时候,麦克米金驾驶的采矿车正好拉着一车矿石开进料场的大门,而前面的一辆车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临时停了下来,停车的时间总共也不到1分钟。

 但麦克米金却连这1分钟也等不了了,他先是拼命地按了一通喇叭,见前车没有启动的意思,他便直接把车熄了火,下班走人了。

 他这一走了之,却没想到自己的车正堵着料场的大门呢。这样一来,外面的车开不进来,里面的车开不出去,整个料场里外堵成了一锅粥,整个生产秩序全部被打乱了。

 运矿车可不比普通的轿车,如果是一辆轿车堵住了门,警察可以直接把它拖走,以疏通道路。但运矿车自重就有几十吨,车上的矿石更是重达百吨,根本就无法拖走。料场的管理员紧急打电话联系麦克米金,想叫他在百忙之中回来把车开走,哪怕是往旁边挪一挪也好。这位麦克米金大爷才不管这套,直接在电话里来了一句“我下班了”,然后就干脆利落地关掉了手机,与女友共赴巫山云雨去了。

 这件事一出来,管理层脾气再好,也没法再容忍下去了。容忍了这一次,下次就会有更恶劣的事情,以后矿山就别想生产了。赵勇群当即提出,必须开除当事的司机,以儆效尤。但方磊提醒他,按照公司与玻利维亚政府签订的协议,是不能随便开除这些留用的工人的,否则有可能会引发很大的麻烦。

 赵勇群把一口气忍了再忍,最终决定,扣罚该名工人半个月的工资,提出严重警告。要知道,麦克米金的不负责任的行为,给公司带来的损失,是百倍于这半个月工资的。

 但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轻得不能再轻的处罚决定,仍然激怒了工会,他们开始再次向公司发难了。

 工会的领导人是一个名叫卡内拉斯的中年人,穿着笔挺的西装,看起来不像一个工人,更像一个政客。不过,他那一脸猥琐的样子暴露了他的真实身份,其实他根本就是一个当地的地痞,不知道怎么混进了工会,还成为领导人。

 卡内拉斯直接来到赵勇群的办公室,给他下了一道最后通牒:要么取消对麦克米金的处罚决定,要么……我们就罢工。

 对于卡内拉斯的要求,赵勇群自然是无法予以满足的。这样恶劣的违反劳动纪律的事情,如果不加以处罚,日后公司还怎么推进管理?

 卡内拉斯冷冷一笑,转身就走了。10分钟后,喧闹的矿区突然沉寂下来,所有的矿工全部开始了罢工。

Deja un comentario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