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ANG SHAN FENG YUN 13

中国商品

四辆运矿石用的大卡车缓缓地开进了圣安娜镇,停在一个用绳索圈起来的大空场的中间。一群搬运工围上去,翻下卡车的挡板,从卡车上搬下来一大堆大小不一的纸箱,堆在空场中间,转瞬之间就堆起了一座小山。

无数的圣安娜居民围在绳圈的外面,目不转睛地看着空场里的那些货物。当工作人员开始拆卸纸箱从里面拿出各种各样的商品时,人群开始沸腾起来:

“是中国货!”

“我的上帝,这么多的中国货!”

“伊诺,你看到那条纱巾没有?结婚的时候你答应过我要送我一条中国纱巾的!”
“爸爸,我要那个玩具推土机……”

林振华是在访问古斯曼的时候才听说中国商品在玻利维亚居然是被当成奢侈品的,只有在首都苏克雷这样的大城市才能买到,而且当地人还以拥有一件中国商品而自豪。这个信息给了林振华以启发,作为一家中资企业,最不缺的就是中国商品啊!

林振华回到矿山之后,立即给国内的各个关系户打电话,了解货源情况。从国内临时调集商品肯定是来不及了,林振华所打的主意,是那些运往南美其他国家的商品。

中国商人无孔不入,在南美洲,也已经有无数的中国超市和中国贸易城了。林振华的老朋友祁仲谋就在秘鲁开了一个中国商品批发市场,接到林振华的电话。他二话不说,直接就调了几十个集装箱的日用商品,直接发往穆通铁矿。

此外,建康家电和大熊家电在南美也有若干家分店,对于林振华的事情,安雁和熊立军自然更是当成自己的事情,不但调出了一大批家电发往穆通铁矿。还从各分店抽调大批营业员前往穆通铁矿,帮助进行销售。

铁矿拥有一支庞大的运输队,它们以往的任务是把铁矿石从矿山运出来。送到铁路线上。由于铁路尚未全线修通,所以中间也还需要利用汽车进行转运。无论是火车车皮还是卡车,都是单向运输的。返回时只能放空,让它们把这些中国商品捎带回来,连运费都可以省下来了。

落实了货源之后,林振华开始安排人在矿区周围放风,扬言矿山公司为了改善矿工生活,特地调运了大批中国商品到各个矿工居住的小镇进行售卖,价格仅为商品在秘鲁的到岸价,不加收任何利润。除此之外,所有的矿工凭工作证可享受八折优惠,多买不限……

这最后一项规定。乍听起来完全就是多此一举。矿山周围的这些小镇里,一多半的青壮年都是矿工,既然每份工作证可以享受八折的数量不限,那么任何一个想买中国商品的人,谁不能借到一个工作证来蹭一蹭矿工的福利呢?

但林振华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要让矿工们切实地感觉到自己与矿山之间的联系,产生出“我是矿工我自豪”的心态。在罢工期间,拿着自己的工作证去购买矿山特别优惠的八折商品,个中滋味,恐怕每个人都能品出一二的。

你如果硬气,就是不愿意与矿山合作。视福利为粪土,那也无所谓,你的老婆、孩子、父母、邻居,恐怕都会对你进行洗脑,告诉你中国矿主是如何好,如何亲民。你如果依然愚昧不化,那么自然有人在你的脑袋上贴一个标签,上面左边写着S,右边写着B,据说这是中国方言里骂人的词汇。

由于在当地找不到足够大的卖场,所有的中国商品售卖活动,都选择在户外进行。几根绳子一拉,周围摆上一圈用铁条焊出来的货架,再摆上商品,这就是穆通特色的超市了。对此,圣安娜镇的居民们是毫不介意的,场地简陋一点并不要紧,关键在于商品的品质,还有价格。

“这么漂亮的t恤,居然只要15个玻利维亚诺!”

“你算错了,有矿工证只需要12个诺就能够买到了。”

“不行,我一定要买上10件,全家人每人两件。”

“你傻呀,市场上又不是只有t恤,你没看到别的衣服也很漂亮吗?”

类似于这样的充满幸福感的对话充斥着整个销售现场,矿山公司所提供的这批商品实在是太便宜了,便宜到只能用“令人发指”这样词汇来形容。中国品质的商品,销售价格不但低于苏克雷市场上同样的中国商品,甚至比玻利维亚当地生产的那些劣质商品还要便宜,这样的大好事,怎么就落到自己头上了呢?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谁没有个三亲四故的,于是一个个得了便宜的小镇居民们就开始给住在其他地方的亲友打电话了:货好,便宜,快来!

不计其数的轿车、皮卡飞也似地从四面八方冲向圣安娜以及其他矿工小镇。紧接着,大卡车也一辆接一辆地出现了,车上跳下来一些形形色色的人,每个人的眼神看起来都不像是良民,肩上扛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蛇皮口袋,拉开看时,可以发现里面装的都是成捆的钞票。

“我要200件夹克!400个电水壶!”蛇皮口袋的主人们挤过人群,对着卖场的工作人员喊道。

“呸!这是该死的商人!”有人发现了奥妙所在,原来这是周围的批发商闻着味道扑过来了。

由于玻利维亚交通闭塞,中国商品的数量较少,价格一直都比较高。矿山销售这批中国商品,完全是成本价,比市场上低到了将近一半,批发商当然不会错过。他们想从这里把商品买走,再到其他地方去转卖,赚取差价。但这样一来,可就是触及到矿山周围居民的切身利益了。

“滚开。这是矿山公司给我们的优惠,你们要不要脸?”

“你们是公司的人吗?”

“是谁把矿工证借给这些商人的?把这份矿工证没收,开除他!”

矿工和他们的家属们一个个站了出来,理直气壮地谴责这些外来者,在这一刻,他们打心眼里把自己当成了矿山的一员,他们和矿山是一家的。至于其他人,哼哼,你们没资格。

在任何时候。当外部矛盾出现的时候,内部矛盾都是要被放到一边的。外地批发商的出现,让矿工们意识到了内外之间的区别。从而紧密地团结在公司的周围,共同防范外来者撬墙角。

工会所渲染起来的与矿山公司的对立情绪完全土崩瓦解了,矿工们纷纷和正在客串售货员的矿山中方管理人员们套瓷,承诺马上复工,承诺以后再也不会和矿山闹别扭了,承诺谁和矿山做对,那就是和我做对……那啥,看我态度这么好的份上,能帮我从货堆里挑一件特大号的印着中国长城图案的纯棉T恤衫吗。

节操满地啊!

卡内拉斯站在离卖场百来米的地方,心疼得要滴血。作为工会的领导人。他曾经在矿工们中间进行过大量诋毁中国矿主的宣传,把中国人描述成吃矿工肉、喝矿工血的恶魔。话说出口了,再让他和其他人一样去抢购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他可实在是拉不下脸来了。虽然说他从来没有觉得脸是一种重要的器官,但当众自己打脸毕竟也是一件很疼的事情。

卡内拉斯的老婆可没有他那样的觉悟。在向卡内拉斯索要矿工证未遂之后,她果断地找到了自己的闺蜜,拿着闺蜜丈夫的矿工证去买东西了。在这个世界上,本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止女人抢购便宜货,更何况卡内拉斯所坚持的只是他的所谓政治信仰而已。政治信仰,你见过在乎政治信仰的女人吗?

“特雷莎。你丈夫不也是矿山上的人吗?你为什么不用他的矿工证呢?”闺蜜明知故问地调侃着卡内拉斯太太。

“玛丽亚,你就别提那个混球了,他非要说他不愿意接受中国人的收买,他说中国人拿这些商品来是收买人心的。”卡内拉斯太太一边说着,一边把一顶温州产的小花帽戴在头上,秀给同伴看:“玛丽亚,你觉得这顶帽子适合我吗?”

“非常合适,你戴上这顶帽子,看起来起码年轻了10岁……对了,特雷莎,问问你丈夫,工会打算把罢工持续到什么时候?我可不希望中国人被工会挤走,就看在这个漂亮的小平底锅份上,我也不希望他们走。特雷莎,你看,这个平底锅上是有防粘的涂层的。”

“真的,这个平底锅太可爱了,我也要买一个。……至于那个混球,你放心吧,他如果敢把中国人挤走,我就用平底锅拍死他!”

“用平底锅拍人,这可真是一个好创意,我回家也试试。”

得,一群玻利维亚版的红太狼新鲜出炉了。…

“林先生,你成功了。”古斯曼老头站在远处,头上戴着一顶中国产的鸭舌帽,手里夹着一支中华香烟,对身边的林振华说道。

“改善矿工和矿工家属的生活,是我们应当做的。”林振华谦虚而得意地说道。

古斯曼道:“现在整个圣安娜镇的人,都已经被你们打动了,你们可以即刻就要求大家复工,我想,不会有多少人拒绝的。”

林振华摇摇头道:“古斯曼先生,你认为我们应该绕开工会来要求工人复工吗?”

古斯曼迟疑了一下,说道:“如果你们这样做的话,可能会导致工会的分化,但这个结果并不好。大家现在被你们提供的福利吸引住了,可能会暂时愿意接受你们,但只要工会还把持在卡内拉斯这些人手里,以后他们还会组织新的罢工的。”

“我担心的也是如此。”林振华坦率地说道,“古斯曼先生,我希望通过这个机会,彻底解决工会的问题,你看如何?”

“你想取缔工会吗?”古斯曼问道,他也说不清是不是应当支持中国人取缔矿工们的工会,他虽然也不太喜欢工会,但又总觉得有个工会心里才踏实。
林振华道:“不是取缔,而是改组。”

“你想扶持一个服从你们领导的工会?”

“不是服从我们领导,而是服从于矿山以及矿工自己的利益。”林振华笑着纠正道,“古斯曼先生,我希望建立的一个新的工会,是能够同时保护矿山和矿工二者利益的。”

古斯曼问道:“那么,我凭什么能够相信你们不会操纵这个新的工会呢?”

林振华反问道:“如果想操纵工会,我还需要费这么大的力气吗?古斯曼先生,上次你告诉过我,那些美国、法国的矿主,根本就不怕工会,反而是工会害怕他们,听从他们的摆布,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因为矿主们勾结了当地的黑帮。”古斯曼答道。

林振华用手一指面前热闹的商业场景,说道:“我们这一次向矿工销售的商品,如果转交给黑帮,拿到市场上去销售,足够他们赚到一倍以上的利润。你想想看,如果我们这样做了,让黑帮替我们解决工会的问题,会很困难吗?”

古斯曼无语了,他知道林振华说的是对的。别看工会表面上风光,在真正的大企业面前,他们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大企业能够买通黑帮,也能够请得起雇佣兵,还可以出钱贿赂工会的领导人,所有这些手法用出来,工会自然就缴械投降了。

林振华宁可投入资金去改善工人的福利,而不愿意诉诸各种不上台面的手段,这已经表现出了一种做事的诚意。更何况,林振华已经答应了,在明年之内,就要开工建设圣安娜镇的矿工住宅,这可是历任矿主都没有干过的大好事啊。

“林先生,我愿意相信你们的善意,这样吧,我在矿工里面还有一些威望,我去提出重新改组工会吧,选出一个愿意与矿山共同发展的工会来。”古斯曼说道。

“多谢。”林振华紧紧地握住了古斯曼的手。

 “我听说,你们在穆通铁矿周围的镇子里搞了很多基础建设,我代表省政府。向你们的善举表示感谢。”博尼法斯说道,“不过,我有些不明白,这些都是政府应该做的事情,你们这样做,有什么用意呢?”

圣克鲁斯省的省长博尼法斯看着前来联系工作的方磊。

 方磊道:“我们只是想让我们的工人生活得更好一些而已。我们在穆通采矿,目的也是建设一个和谐社会嘛。”

 方磊走后,幕僚多利亚凑上前来。对博尼法斯说道:“博尼法斯先生,我觉得中国人的动作好像有点太大了。”

 “此话怎讲?”

 “我去穆通铁矿看过,中国人现在拼命地收买当地的居民,除了给他们建房子以外,还修建道路,修缮中小学校。最严重的是,他们还开设了汉语培训班,培养当地的年轻人学习汉语。”

 “学汉语干什么?”博尼法斯吃惊地问道,即便他贵为一省之长,他也是没有去过中国的。在他印象中。中国是一个远得不能再远的国家,玻利维亚的这些乡下农民需要学习汉语干什么呢?

 办汉语培训班这件事,也是汉华方面非常偶然地做起来的,谁知消息一传出来,就有许多年轻人报名参加。中国商品彻底征服了他们,使他们迫切地想了解有关这个国家的更多事情。当然,还有一些人学汉语的动机更为直接,那就是未来能够在矿业公司混一个更好的位置,要拍中方老板的马屁,你至少也得会说汉语吧?

 多利亚道:“我想。他们是想培育自己的势力,照这样下去,不用几年时间,整个圣克鲁斯省都会被中国人给同化了。”

 “可是,我们能做什么呢?”博尼法斯懊恼地说道,“我们整个克鲁斯省的财政,还不如这家汉华重工的收入高。我们能和他们比吗?穆通铁矿是总统点名的项目,如果得罪了中国人,会影响到整个国家经济的发展。我们无法承担这样大的责任。算了,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呢,只要不惹出大乱子,就由着他们去做吧。”

 不管当地政府如何想,林振华是一门心思要推进当地的和谐社会建设了。穆通铁矿有400多亿吨的储量,足够汉华年复一年地开采下去了,为此而建立一个国中之国,也在所不惜。表面上看,现在花出去的钱不少,但如果放到长远来看,所节省下来的管理成本,是远远高于现在的投入的。玻利维亚的工人工作积极性的确不能和中国工人比,但在人家的国土上挖矿,你也只能用人家的工人,好好调教一下,应当也能顶得上用吧。

 至于当地政府对此事会不会有意见,林振华可管不着。工会罢工的时候,当地政府说自己爱莫能助,那么,自己要改选工会,你也别插手就好了。他当然也想过如果当地政府不配合怎么办的问题,实在不行,他可以直接去找总统投诉。汉华是玻利维亚最大的投资商,对于穷国来说,投资商就是上帝,谁敢让投资商不高兴,国家就会让他不高兴。

 矿上已经开始复工了,赵勇群和卡内拉斯进行了重新谈判,商定搁置争议,先不讨论麦克米金的处分问题,把他调整到其他岗位去呆着,然后全体工人复工,恢复生产。卡内拉斯本来想更强硬一些,无奈下面的工人开始人心思动了,纷纷要求尽快复工,卡内拉斯也不能再绷着了。

 也难怪,抢购了几天的中国商品,大家都囊空如洗了,罢工期间,虽然按规定还有基本工资可拿,但绩效工资可就没有了。镇子上的女人们开始给丈夫施加压力,要求他们马上去上班,多挣钱,幸福生活可都是靠双手创造的。

 各个小镇的建设工作也拉开了序幕。林振华从铁路工地上请来了中国工程队,负责对各个小镇进行勘测设计,规划建设工人新村。大幅的建筑图纸被张贴在小镇的镇口上,各类户型的住宅正式开始接受工人家庭的预订。没钱的家庭可以通过向矿山公司贷款的方式来购买,条件是未来20年内每个月从工资里扣出若干款项。这种贷款合同一经签订,矿工可就正式成为房奴了,当然,是那种很幸福的房奴。

 工人们都是非常实在的,谁对他们好,谁对他们不好,大家一目了然。亲近矿业公司的工会竞选人得到了工人们的普遍支持,而那些鼓吹应当保持对矿业公司的敌对态度的人,则完全没有了市场。

 (待续)

 

Deja un comentario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