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ANG SHAN FENG YUN 10

当年功夫

 “你,小林,你真是糊涂了。”

朱铁军坐在他的专用大摇椅上,乐呵呵对林振华说道。

朱铁军已经离休多年了,一直住在浔阳城郊汉华建的别墅区里颐养天年。昨天晚上,女婿胡妫回来跟他说起南美矿山工人罢工的事情,说集团里对此事颇为头疼。老爷子呵呵一笑,告诉女婿说:让小林抽空过来坐坐,我和他聊聊。

听说朱老爷子召唤,林振华第二天上午就驱车赶过来了。在当年,朱铁军对林振华颇为照顾,在许多方面也经常给他一些点拨,林振华一直视朱铁军为自己的良师。现在朱铁军说要和他聊聊南美的事情,他岂敢怠慢。

朱铁军在自家的客厅里接待了林振华,老爷子退下来之后,养花垂钓、练字下棋,培养了不少业余爱好。见了林振华,朱铁军拿出了一套工夫茶具,给林振华表演了一下自己这一段时间学习的茶艺。一老一少闲聊了几句之后,很快就说到了正题上。

林振华把南美这边的情况和公司的尴尬向朱铁军如此这般地一说,朱铁军直接就来了这么一句。要说起来,林振华现在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走到中央部委去,人家都要客客气气对待的,但朱铁军可不管这套,在老爷子的眼里,小林永远是小林,你的身家再多,依然是小林。

“朱厂长,我什么地方糊涂了?还请您明示。”林振华恭恭敬敬地问道。

朱铁军问道:“小林,你是党员吗?”

林振华一愣。不知道老爷子是什么意思,便老老实实地答道:“我当然是。”

朱铁军道:“这不就得了?”

“我……”林振华挠着脑袋,他实在想不出党员和玻利维亚有什么关系,“老厂长,我这一段时间大概是忙昏了头,智商下降,实在听不懂您的意思。”

朱铁军恨铁不成钢似地说道:“这有什么不懂的?既然你是党员。你怎么会害怕工会呢?你想想看,搞工人运动是咱们党的看家本领,就那个玻利维亚的什么什么内斯……”

“您说的是他们的工会领导人卡拉内斯吧?”林振华提示道。

“对。我不管他叫什么内斯,他搞工人运动,能比我们更有经验吗?”朱铁军牛烘烘地说道。

林振华轻轻地吸了一口凉气。他开始有点明白朱铁军的意思了。

汉华从打算收购穆通铁矿的时候开始,就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外来的投资者,总是担心玻利维亚的工人无法与自己一条心。在矿山正式投产之后,赵勇群、方磊等人对待本地工人也一直都是采取绥靖、安抚的态度,生怕与工人发生冲突,其背后的心理,依然是觉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朱铁军的意思,恰恰是让林振华他们主动地去做工人的工作,与工会争夺民心。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把工人当成自己人,像对待中国工人一样对待玻利维亚的工人。穆通铁矿的工会目前是与公司离心离德的,那么公司为什么不能主动建立一个与自己同心同德的工会呢?朱铁军说得对,要论搞工人运动,卡拉内斯能是自己的对手吗?

朱铁军看到林振华的眉毛皱起又舒展开。知道他已经有所领悟了,便继续往下说道:“小林,其实我一直想和你聊一聊这个问题的。汉华现在规模做大了,你们这些所谓的高管,也越来越脱离群众了,总把自己当成一个资本家。动不动就担心工人和你们有什么利害冲突。事实上,你不也是汉华的一个搬运工出身吗?这么多年来,你的本色并没有改变,你有什么必要去担心工人和你不是一条心呢?”

林振华道:“老厂长,您批评得对,我的确是有些脱离群众了。不过,这一次的事情,和咱们国内的事情有所不同,对方是玻利维亚的工人,和咱们不是一条心的啊。”

“谁说的?”朱铁军的眼睛又瞪起来了,“全世界的无产者都是有共同利益的,这是国际歌里唱的吧?”

林振华擦着头上的汗:“老爷子,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这玻利维亚的工人,和咱们能有什么共同利益啊?”

朱铁军压低了声音,说道:“谁让你去谈政治利益了?你想想看,咱们公司的工人上班是为了什么?”

“挣钱啊。”

“对啊,那么玻利维亚的工人上班又是为了什么啊?”

“还是挣钱啊。”

“这不就得了?”朱铁军得意地说道,“咱们的工人也好,玻利维亚的工人也好,都是无产者,都是为了养家糊口而上班的。所以,谁能够代表他们的利益,他们就支持谁。就我了解到的情况,我们汉华在玻利维亚的矿山,是他们唯一能够找到工作的地方,所以他们是离不开矿山的。有了这个前提,你还愁无法让他们和公司一条心吗?”

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朱铁军一番话,让林振华茅塞顿开。工人和工厂之间,其实是利益相关的。别看工人平时和工厂讨价还价,又是争工资,又是讨待遇,但在涉及到工厂生死存亡的问题上,工人还是会和工厂站在一边的。这其中的道理很简单,如果工厂没有了,工人又如何生活呢?

推广到穆通铁矿,也同样如此。在汉华接手之前,穆通铁矿是一种半死不活的状态,工人的生活状况非常糟糕。汉华收购了铁矿,工人重新有了工作,他们是不会愿意矿山再次陷入衰落的。

在此之前,林振华一直都没有把穆通铁矿的玻利维亚籍矿工当成自己的职工,他总觉得这些人与自己没有共同利益,所以总是把心思放在如何利用、如何防范这些工人上面。现在听朱铁军这样一说,他开始反应过来了,这些玻利维亚工人与浔阳的工人一样,都是自己的职工,有什么话不能说开呢?

在浔阳的工人中间,也有个别偷奸耍滑的,但他们成不了气候,这是因为大多数的工人是通情达理的。同样,在穆通铁矿,玻利维亚当地的工人也应当是通情达理的,只要能够团结起那些愿意工作、愿意与矿山共同发展的工人,像卡拉内斯这样的小混混,就蹦跶不起来了。

“老厂长真是经验丰富,高瞻远瞩,听您这样一说,我对于解决穆通铁矿的问题,已经有充分信心了。”林振华由衷地说道,他现在觉得神清气爽,再也不为罢工的事情而纠结了。

朱铁军听到林振华的夸奖,也颇有几分欣慰,不过嘴上却是谦虚道:“我就是一个闲在家里没事的老头子,能有什么高瞻远瞩的,也就随便跟你聊聊罢了。如果我的话里面哪一句对你有些启发,那就是最好了。”

“当然有启发,这正应了一句话,叫做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林振华笑道。

朱铁军问道:“你现在想好怎么解决南美这件事情了吗?”

林振华道:“我全部想好了。我打算亲自到玻利维亚去一次,带一些有群众工作经验的干部过去,深入玻利维亚的工人中间,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让他们理解公司的要求,和公司站在一边。”

“好。”朱铁军抚掌赞道,“那么,对于工会,你打算怎么处理呢?”

林振华道:“我要争取推动工会的改选,把那些愿意与资方合作的人选上去。我会向工人承诺,只要他们与公司合作,我们就会切实保障他们的权益。有了这样的承诺,我相信工人会支持我们的。”

“可是,如果现在工会的那些人不肯放权怎么办?工人里面,也是有一些无赖分子的,你记得咱们当年接收江实电的事情吧?”朱铁军问道。

“嗯……”林振华迟疑了一下,他倒是有一些想法,不过他还是想听听朱铁军的建议,便反问道,“老厂长,对于这些无赖,您有什么建议呢?”

“坚决打击!”朱铁军眼睛里露出坚定的神色,“对待这种害群之马,必须坚决地予以打击。任何时候,都必须是一手软一手硬,没有硬的,就无法建立起权威。”

“我明白了。”林振华点头道,“我们会按您的建议去做的。”

“对了,小林……” “公司去南美开展工作,需不需要我去助你们一臂之力啊?”

“您?”林振华差点跳起来了,“老厂长,你可别吓唬我,您都70岁的人了,我哪敢让您去奔波?穆通那个地方,生活条件艰苦得很,气候也热,万一您身体有个闪失,师母还不把我生吃了。”

朱铁军面有失望之色:“唉,我就是有点闲不住,想做点事情。其实,我也不懂玻利维亚的话,我就是去给你们出出主意什么的,也不要紧吧?”

“哈哈,这倒没什么问题。”林振华笑道,“不过不是现在,等那边的基础建设搞得更好一些,集团可以聘请你们这些老干部,组成一个老干部巡视团,都过去看一看,指导指导工作啥的。”

“好,咱们一言为定!”朱铁军眼睛里闪出了光芒。

 

Deja un comentario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