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ANG SHAN FENG YUN 1

一.圣克鲁斯

 圣克鲁斯是玻利维亚东部圣克鲁斯省的省会,该省面积37万平方公里,是玻利维亚最大的一个省,地理上属于亚马逊热带雨林的一部分。全省拥有200多万人口,农业和矿业十分发达,工业则是刚刚起步。由销售经理方磊带领的一支四人小队此时刚刚抵达了玻利维亚的圣克鲁斯市。

几年前,褚红阳带领的销售队伍在圣克鲁斯省签下了建设一家大型化肥厂的订单,打开了汉华进入这片地区的大门。随后的几年中,汉华集团又为这里建设了一家药厂和几家机械厂,逐渐打开了局面。方磊等人此行将在这里建立起一个销售中心,除了为此前建设的几家工厂提供技术服务之外,还要继续拓展市场,争取更多的订单。

圣克鲁斯市没有直达中国的航班,甚至于整个玻利维亚都没有从中国直飞过来的班机。方磊一行先是飞到了秘鲁,又换乘了火车、汽车,一路弄得灰头土脸地,终于来到了这座位于安第斯山脉东侧高原上的城市。

圣克鲁斯市占地面积很广,城里道路纵横,像迷宫一般。方磊坐在出租车上,好奇地数了一下,在不到一里地的路程上,就看到了六条交错的道路,整个城区就被这些道路切成了数以千计的小方块。

健谈的出租车司机像念绕口令一般地向他们介绍着:这是parl大街,这是rene_moreno路,这是independercia大街,这是velasco路,这是colon小路……小队中的西班牙语翻译崔琳玫只译了几分钟就败下阵来,这种活实在不是人能干的。

透过车窗看出去,道路两旁没有什么高大建筑,星罗棋布的都是南美风格的尖顶小屋,房前屋后种着枝繁叶茂的大树,看起来颇有一些野趣。路边的行人一个个大腹便便、悠闲自在,完全不见中国省会城市里那种人流如织、来去匆匆的景象。

“这个城市可真大啊。”方磊感慨道,“走了这么久,还在郊区呢。……呃,司机先生,我们现在离市中心还有多远?”

最后一句,他是通过崔琳玫向司机问的,这趟出来之前,他苦练了几个月的西班牙语,但具体到应用的时候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司机扭头往窗外看了看,自豪地说道:“这里就是市中心啊!”

“这就是市中心!”一车人都震惊了,大家一齐趴到窗口向外看,嗯,好像是看到了一些支在小平房门前的灯箱广告,还有像小卖部一般的超市,道路倒是够整洁的,另外就是清静……或者说叫做冷清吧。

“方经理,咱们没搞错地方吧?”青年技工董永健嘀咕着,“这个地方,别说和南都比了,连咱们老家丰华都不如啊。”

方磊和董永健都是原来汉华机械厂的子弟,对丰华颇有一些感情。丰华作为一个小县城,这几年慢慢也发展起来了,10层高的楼房就建了好几十座,看起来的确比圣克鲁斯要现代化得多。

“这你们就不懂了,人家外国的城市讲究的是自然美,田园牧歌式的生活,哪像咱们中国的城市,一个个都是钢筋水泥的丛林,憋屈死了。我喜欢圣克鲁斯这个地方。”崔琳玫脸上带着痴迷的神气说道。她不愧是学外语出身,情调明显和方磊这些土鳖大不相同。

“可是咱们是来卖设备的好不好?”董永健反驳道,“就这么一个大村庄似的城市,哪像一个工业城市的样子啊,我看啊,咱们的业务肯定好不起来。”

“这就是方经理考虑的问题了。”崔琳玫嘻嘻笑着说道。

“才不是呢,咱们的业绩如果不好,奖金就少了,这可是涉及到咱们每个人的切身利益的事情呢。”另一名技工王玉梅说道。

方磊作为一行人的领导,自然是要摆摆谱的,他对众人说道:“你们知道什么呀,集团把咱们派到这里来,可不光是来卖机器的,咱们最主要的任务是……”

说到这,他拖了个长腔,摆出一副高深的样子。

“是什么呀?”另外三个人一齐问道。

“铁矿!穆通铁矿!”方磊挥了挥拳头说道。

圣克鲁斯省的穆通铁矿,发现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迄今为止探明储量450亿吨,尚未探明的储量据称还要翻上一番以上。450亿吨的储量,只能用天文数字来形容了。对比一个数字就知道了:中国宣布在东北本-溪发现了一个大铁矿,号称亚洲最大,其储量也仅仅是30亿吨而已。

最早在圈定全球各处销售中心的时候,分管销售的褚红阳等人对于圣克鲁斯这个地方并不看好,这里地处南美内地,交通不够便利,本地市场狭小,而对外的辐射能力又不足,并不是建立销售中心的好地

但林振华却一口咬住了要在这里建点,他所看中的,就是这个巨大的穆通铁矿。

“铁矿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难道你想搞矿山机械吗?”褚红阳诧异地问道,矿山机械当然也是一个非常不的产品,但此前似乎没有听林振华说起过啊。

林振华看着褚红阳,呵呵笑道:“红阳,你这个想法倒是不错嘛,这样吧,反正你也不愿意在国外跑了,要不我们搞个矿山机械公司,你去当总经理吧。我估计过不了几年,矿山机械市场就会火起来了,一年弄出百十亿的产值不成问题。”

“做矿山机械当然可以了,我好歹也是厂子里出来的,管个把公司应当没问题。”褚红阳应道。看到过去的伙伴彭少哲、赵勇群都已经在下面的分公司独当一面了,褚红阳也有些眼馋,在他看来,当个分公司的总经理,还是比较神气的事情。不过,对于圣克鲁斯,他还是要说几句的:

“振华,圣克鲁斯这个地方,我是去过的。听说穆通铁矿的储量的确挺大的,具体多大的数字,我倒不知道。不过,那里交通不便,至少在我去的时候为止,开发的程度还非常低,还不如咱们浔阳旁边那个铜矿规模呢。我琢磨着,要做它的矿山机械买卖,恐怕一时做不起来。”

“真的开发程度很低?”林振华大喜过望,“那可太好了。我还怕它已经被国际上那些矿业大亨给瓜分了呢。”

“你是什么意思?”褚红阳诧异道。

“咱们把它拿过来啊!一张白纸好画画,别人没有开发过,我们开发才有油水呢。”林振华道,看到褚红阳还是一脸茫然的样子,他不得不给褚红阳讲讲课了:“红阳,你知道21世纪最重要的是什么?”

“人才啊。”褚红阳随口答道,这句话,林振华已经在集团高层会议上说过无数次了。

林振华摆摆手:“我是说,除了人才以外。”

“是技术吧?”褚红阳犹豫着问道,他印象中,林振华对于技术是非常看重的。

“不是!是资源!”林振华郑重地说道“人类发展到今天,地球上的资源已经不够用了,未来世界各国争夺的一定是资源。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每年的钢铁产量和使用量要达到全球的一半,这就需要大量的铁矿石。

我敢说,不出几年,全球的铁矿石就会大幅度涨价,那时候谁手上拥有铁矿,就相当于拥有一个金矿了。”

“老大,你不会是又想去搞矿业了吧?”褚红阳用起了年轻时候的称呼,当他想对林振华表示膜拜的时候,往往就会用这样的称呼。如果说搞矿山机械勉强还和汉华目前的主业有点关系的话,搞矿业就完全是另起炉灶了,他实在是佩服林振华这种敢想敢干的气魄。

林振华笑道:“为什么不搞?红阳,你想想看,咱们汉华这些年,攒下多少矿产资源了?非洲、东南亚、蒙古、拉美······”

“呀,真的!”褚红阳一拍脑袋。

其实,有谁能比褚红阳更清楚林振华做的这些交易呢。在过去十几年里,汉华在与那些资源丰富的国家做生意的时候,林振华经常允许对方用矿产作为抵押来赊账,或者直接用采矿权来交换设备款。对于林振华的这种作法,褚红阳一直是不太明白的。那些年代里,中国自己都在卖矿石换外汇,林振华却放着好端端的外汇不要,宁可拿人家的矿山,这不是与中国的国情背道而驰吗?

幸好汉华的出口设备利润率挺高,即便是一部分设备款变成了采矿权沉淀下来,汉华的发展也没有因此而受到拖累。褚红阳掐着手指粗粗地算了一下,发现公司手里攒下来的采矿权真的不少了,金银铜铁锌,煤炭石油天然气,应有尽有。

此了采矿权之外,林振华还买下了包括俄罗斯、印尼、巴西等地的大片森林,安排了一些伐木工在那里砍树,每年光是运回国来的木材也值几个亿。现在想来,林振华的这些举动,似乎都是有着明确目的的。“红阳,以前咱们国家穷,不得不拿资源去跟人家换工业品现在咱们也算是有点钱了,自己的资源就该留着了,咱们得去用别人的资源才行。穆通铁矿我早在几年前就已经盯着了,这么大的一个铁矿,到现在还没有充分开发,这就是上帝赐给我们的礼物啊,不拿过来享用,实在是太对不起人了。”林振华说得神采飞扬。

这怎么还有上帝什么事啊?褚红阳在心里嘀咕着,不过对于林振华的话,他还是完全支持的。这些年,他走南闯北,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在所有那些资源丰富的贫困国家里,他看到的都是西方矿业巨头在把持着矿区,大批大批的矿石源源不断地运往发达国家,给当地留下的不过是一些积水的矿坑和大片大片的贫民窟。如今,中国也开始崛起了,也该轮到我们去采采矿了。

关于矿产资源的价格,褚红阳也略知一二。上世纪*十年代的时候,全球的矿产品价格都非常低迷,包括铁矿石、铜矿石、石油等产品,价格都不比相同重量的白菜更贵。但最近几年,矿产品价格已经开始悄然上升了,如果林振华的预言正确,未来几年,矿业将会是最有利可图的产业。

就这样,在最终确定的销售网点布局上,增加了若干个濒临矿区的城市。林振华亲自向这些被派往矿区城市的销售经理们训话,给他们的指令是,不惜代价,一定要摆平当地的政府部门和矿主,掌握矿山的基本情况,为购买矿山创造条件。

方磊就是带着这样的特殊使命来到圣克鲁斯的。

“大家明白了吗?我们到圣克鲁斯来,是为了拿到这个铁矿。我们所有的工作,都要围绕着这个中心工作来做。只要能够拿到铁矿,其他销售中心的业绩和我们相比,连渣都抵不上。”方磊给自己的下属们鼓着气。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倒也不回避出租车司机,在玻利维亚,能够听得懂中文的人,估计用一个巴掌就能够算得过来。

“一个铁矿就能够抵得上所有的业绩了?有这么夸张吗?”王玉梅怀疑地问道。她这趟出来,是指望多挣点钱回浔阳买房的。虽然公司给每个职工都分配了住房,但她的孩子大了,需要分开单过,所以她需要在浔阳城里另买一套房子,而浔阳的房价,现在已经要3000多1平米了,全国有哪个地级市房价能这么高的?

销售中心的奖金是和业绩挂钩的,如果做不出业绩,奖金就少了,所以王玉梅对于这个问题特别关心。

方磊道:“我考考你们,如果我们能够签下一座***万吨的炼油厂,大概是多少金额?”

“美元?”董永健和王玉梅同时答道,这是他们在培训时候学过的内容。在得知自己要来圣克鲁斯这样的城市时,他们都坚信,自己肯定做不到这样大金额的业务。

“那么你们知道如果我们要拿下穆通铁矿,林总打算花多少钱?”方磊又问道。

“这个······”大家面面相觑了,他们都是工人,哪懂矿山的行情。

“莫非要超过美元?”王玉梅迟疑着问道。

方磊仲出一个巴掌:“恭喜你,答对了。超过100倍!是500亿美元!”

“这么多啊!”几个人都要跳起来了,幸好这是在出租车里,活动不开。不过他们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一种激动的情绪,500亿美元的买卖,这笔钱足够买下整个汉华重工了,连设备带地皮,再加上所有的职工,自己居然要参与到这样大的买卖里去。虽然买东西和卖东西的业绩算法不同,但可以想见,做成这样大的一笔买卖,奖金是绝对不会少

“咱们集团有这么多钱吗?”董永健问道。

“这个就不是咱们操心的事情了。”方磊牛哄哄地说道。其实他也不知道林振华到底是怎么打算的,但多年来他已经形成了这样的认识,只要林振华说过的话,肯定就是能够办到的。至于钱从什么地方来,像自己这个职位的人需要知道吗?

“现在大家都知道咱们工作的重要性了,我希望大家精诚团结,齐心协力地完成集团总部交付的工作。”方磊板起了脸,开始一本正经地训话。

“是!”三个下属异口同声地答道。

“先生,你们的地方到了。”出租车司机把车停在一棵大树下,指着路边的一处小院对他们说道,“如果你们告诉我的地址是正确的,那么这个院子应当就是你们租的场地。欢迎你们来到圣克鲁斯。”

 

作者:齐橙

Deja un comentario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