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ANG SHAN FENG YUN(2)

二.收保护费的

 圣克鲁斯销售中心的这处房产,是方磊他们出发之前就通过当地的中介订好的,到现场一看,的确还挺中意。如他们在这一路上看到的一样,这处房产也是几间尖顶的小平房,围着一个小院子,院子里和院外四周都种着叫不出名字的大树,郁郁葱葱的,颇能满足崔琳玫的田园牧歌梦想。

 几间屋子分别作为办公室、宿舍和厨房、卫生间,按照他们事先提出的要求,房东已经给他们预备好了电话和网络,各种生活和工作设施一应齐全。方磊弄了块纸板,让崔琳玫用中、英、西三种语言写上“中国汉华重型工业集团公司驻圣克鲁斯销售服务中心”的字样,挂在门口,这就算是开张大吉了。当然,正式的招牌以及工商注册之类的手续未来还是要补办的,这就是后话了。

 在安顿下来之后,方磊把穆通铁矿的情况向几位下属介绍了一番,大家又从当地的网络上找了一些资料,终于明白公司为什么如此看重这个铁矿,也感觉到了自己肩上的重任。根据方磊转述林振华的说法,拿到穆通铁矿,不仅仅是关系到汉华集团一年增加多少利润的问题,而是直接影响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问题。

 听了方磊的一番鼓动之后,王玉梅、董永健、崔琳玫三人都热血沸腾起来。想到中华民族的复兴就压在自己的肩膀上,每个人都觉得无数革命先烈在自己身上灵魂附体了一般。

 “笃笃笃,笃笃笃!”

 正当众人坐在小院子里的树下,一边喝着茶,一边畅谈如何大展宏图的时候,院子的门被敲响了。几个人都浑身激灵了一下,王玉梅对方磊问道:“经理,是你约的客户吗?”

 “我不是和你一样刚到吗?哪有时间约客户?”方磊答道。

 “那么,莫非是来祝贺我们开张的?”崔琳玫猜测道,“我听说南美洲的人都热情好客,你们听说过桑巴舞吧?”

 “我还是去看看吧。”董永健说道。

 几个人里就数董永健最年轻,他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门边,拉开大门,打眼一看,不由得吓了一跳。

 只见大门外站着两个本地汉子,黑黝黝的肤色,本来就让人觉得有几分恐怖,再加上他们脸上一副寻衅滋事的神态,直接就把董永健给吓得语无伦次了。

 “嗨,你们好……对了,hello!hop;……”领头的一个汉子冲着董永健叽哩咕噜地说了一通话,董永健这才想起来,当地的官方语言是西班牙语,自己在培训的时候倒是学了几句,可是完全不够用啊。

 方磊等人也都跟过来了,崔琳玫给众人翻译道:“他们说他们是这条街上的商会的人,问我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营业不去向商会备案。”

 “备案?”方磊诧异道,“你问问,他们是当地政府的人吗?”

 崔琳玫问了一句,然后告诉方磊道:“他们说他们不是政府的人,不过在这条街上经营的企业都要向他们交纳商会的会费。否则的话,他们不能保证我们的安全。”

 “保护费!”所有的人脑子里都想起了这样一个词。这一代人谁没看过古惑仔的电影啊,对于这一套东西实在是太熟悉了。只是谁也没有亲身经历过,现在突然在自己身边出现了两个收保护费的汉子,大家都觉得不寒而栗了。

 “小董,你看他们是不是都带了枪啊?”王玉梅小声地对董永健问道。

 “我哪看得出啊,不过,我估摸着,他们肯定有枪,你没看过南美的电影吗……”董永健向后退了一步,也压低了声音向王玉梅说道。

 “两位先生,我们非常愿意和贵商会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我想问一下,我们如果要交纳会费的话,一般需要交多少钱?”方磊毕竟是领导,别人胆怯了,他还得硬着头皮顶上。他脸上带着微笑,向两位收保护费的人问道。

 “500美元。”领头那位南美版的古惑仔说道。

 “这是一年的吗?”方磊继续问道。

 “不,这是一个月的,你们如果愿意按年交纳的话,我们可以少收一点,只收7000美元吧。”那人答道。

 “7000……这是少收吗?”方磊郁闷了,大哥,500乘以12是6000好不好?

 “呃……该死,一年应该是多少钱来着?”领头汉子似乎也明白自己算错了,但他的确不知道正确答案是什么。没办法,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人都像中国人那样精通数学的,在欧美国家,不会做乘法的成年人比比皆是。

 “要不,就算4000美元收吧,一年。”领头汉子不再和自己的数学水平较劲了,他随便地说了一个数字,觉得反正也差不离吧。

 对方这种态度,让方磊感到了一种危险,这意味着对方根本就没有什么诚信可言,也许今天收完钱,明天就不认账了。再说,即便对方认账,500美元一个月的保护费,也是方磊无法做主的,按现行的汇率换算,这就相当于4000多人民币,够两个人的工资了。对方无凭无据,只是大嘴一张,自己岂能乖乖交钱?

 “二位先生,实不相瞒,你们要的数字实在是太大了,我没有权力做主。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需要向我的老板汇报一下,然后等待他的批准。如果他能够批准的话,那么我非常愿意交纳这笔钱,和两位先生交一个朋友。”方磊客客气气地说道。

 两名汉子互相对了个眼神,可能是觉得方磊的这个解释也有点道理,也可能是担心逼得太急会导致对方反抗。领头那汉子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考虑。如果三天后你们还没有缴纳会费的话,我可不敢保证各位先生以及女士们的安全。”

 说完这话,两个人转过身,大摇大摆地登上停在路边的一辆皮卡车,只听得呜地一声轰鸣,皮卡车似乎是直接三档起步,一溜烟地跑得无影无踪了。这个飚车的镜头,还真有点黑帮范儿。

 “经理,怎么办啊!”

几乎是仓惶地关上院门之后,几个人一齐对着方磊喊道。在浔阳的时候,谁遇过这样的事情啊?大家在一刹那间都想起了培训时候老师说过的,南美的社会治安不好,犯罪现象频繁,要求大家轻易不要去偏僻的地方,不要在晚上出门。可是,现在还是大白天的,朗朗乾坤,自己住的地方也是市中心,怎么居然还有上门来收保护费的事情呢?

 “我马上向公司汇报一下。”方磊说道。

 “现在……恐怕不合适吧。”崔琳玫道,“咱们和国内差11个小时,现在国内正是深夜呢。”

 “嗯嗯,那咱们就等国内上班了以后再打电话吧。”方磊道,他看了看脸色煞白的几位下属,自己勉强地笑了笑,说道:“大家不用害怕,他们已经走了,三天之内应当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的。”

 “可是,这只是一个帮派啊,万一还有其他的帮派呢?”王玉梅问道。

 “我跟他们拼了!”董永健的胆气已经恢复过来了,“要论打架,我不见得比他们差,我觉得这两个人的胳膊还没我的粗呢。”

 说着,他弯着胳膊秀了一下他的肱二头肌,也别说,他成年干体力活,胳膊看起来还是挺粗的。

 崔琳玫不屑地说道:“小董,胳膊粗有啥用,我听说,南美的帮派都是有枪的,我读大学的时候,看过南美的外语教学片,人家帮派火拼都是拿火箭筒对打的。”

 “火箭筒……”董永健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似乎在评估能够经得起几枚火箭弹。

 “这个也不至于吧。”方磊赶紧开始稳定军心了,“咱们褚总监他们过去也在圣克鲁斯做过业务,也没听说他们出什么事嘛。还有,咱们不是还在这里建过一个化肥厂吗?咱们的工程队也是挺安全的。所以,不要觉得国外就这么乱、那么乱的。

 我想,只要我们能够入乡随俗,终究是可以像城市里的其他居民那样生活下去的。如果照小崔的说法,大家动不动就打火箭弹的,咱们一路过来岂不是只能看到一片废墟了?”

 他话虽这样说,但自己心里也没底。褚红阳他们来圣克鲁斯做业务,住的是大宾馆,安全自然是有保障的。工程队来建化肥厂的时候,是集体住在工地上的,业主方也提供了保安措施,所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至于说城里的居民,和他们之间也不具有可比性,像这种帮派势力,欺负的肯定就是外乡人,更何况自己还是外国人。

 看着大家还是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方磊轻轻跺了一下脚,说道:“这样吧,大家都表个态。如果觉得这里不安全,不愿意再呆下去的,我向公司汇报的时候一并说一句,让公司把人换回去。愿意留下来的,咱们就坚持下来,无论如何也要把工作做起来。”

 说到这,他自己先举起一只手,道:“我自己先表态吧,不管遇到多大的危险,我都会留下来!”

Deja un comentario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