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 BA JI SHI 3

古巴记事(三)

作者:李跃中

8.古巴民生

记得六、七十年代,我们每户居民都有个副食本儿,凭了那本本儿可以限量买一些像是豆腐、粉条之类的商品;现如今古巴人也每户都有个那玩意儿,大小规格、厚薄程度跟我们当年的副食本儿还真差不多。

凭了那本本儿,每人每天可以买一个50克重量的面包;7岁以下儿童,每周可以供给3升牛奶;每人每月供应3公斤米,2条鸡腿,10个蛋,2公斤白糖,1公斤黄糖,0.5升食用油,面条0.5公斤;每人两个月可以买1块肥皂;每个家庭两个月可以买一管牙膏。

购买上述物品,售货员在那购物本本上登记。

凭那本本儿买上述物品非常便宜,不足者如面包,一天一个50克重量的面包哪里会够吃,另外还有高价的,不限量,你可以随便买。

买那些便宜的物品每天人们要排长队。早晨5点钟人们就去排队买面包。

记得七十年代,上中学时,我们唐山十中一位梁老师在世界地理课上对我们讲:古巴是世界的糖罐儿,由于受到美帝国主义的经济制裁,他们的糖运不出来,如果哪一天古巴能够冲破了美帝国主义的封锁,全世界糖的价格就会下降,我们中国的糖一分钱能买两块儿!

当时我们商店里糖果儿的种类很少,一般都是一分钱一块儿。

我诧异的是古巴人买糖竟然也要限量。古巴的旅途中我观察好像是甘蔗园没有那么多。一次火车上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先生对我说:“甘蔗农场的员工每月只挣6个古巴比索,6个古巴比索阿”。他手指着车窗外感慨地继续说道:“现如今荒芜的土地可是越来越多了。”

老先生从前在渔船上工作,是位机械师,是高级职员,已经退休多年了,现在他又干了份儿扫大街的工作,加上退休金,他说每月能拿八百多古巴比索。讲这话时,老先生脸上颇有几分踌躇满志,那相当于我们人民币的二百多元钱了吧。

这种专卖凭证供应品的商店大都很大,很陈旧;街上的百货店货架上商品很少,市场里的瓜菜大都脏兮兮的,不水灵,发黄、发蔫。

整个儿的古巴全部缺水,每天限时供水,好像都是晚上,来水时每家每户都有大汽油桶来盛水,我还看到有些人家自己装一部小电动抽水机,水已经停了,别家的水管都流不出水来了,有这抽水机的人家儿还能继续由水管儿里抽出水来。叫你不往外流?我给你抽出来。

现如今,卫生洁具商店的大便器,全都是只有下水,没有上水,家家户户大小便后舀了水来冲,大小餐馆儿、电影院、加油站的厕所外全都有一位老头儿或老太太守着,他(她)们的职责是收取如厕人的费用,定时冲厕所。星级酒店有抽水马桶。

古巴的雪茄烟和朗姆酒非常有名,高档商店有包装非常漂亮的雪茄烟,但乡下一般小餐馆儿也都卖,酒,四、五十土比一瓶儿,简装雪茄烟1土比一只,见到买时人们大都要用手捏一捏,,好像是鉴别一下儿它卷的松紧度吧?那里的好烟、好酒跃中恰恰欣赏不了,但有一次人们把一些朗姆酒泼到了跃中的脸上,应该有一大杯吧,跃中也不能说滴酒没沾了。

经过是这样:一天下雨,跃中避入小村一店,喝一罐儿软饮料儿,小电脑打字消磨那阴雨的时间,电脑在古巴是属于稀罕物件儿,几位喝酒的围过来端详,有人问它值多少钱,有人问些其他,后来人们提出要跃中给大家买瓶酒,熟悉跃中的读者大概都知道,跃中是个抠门儿的人,没给人家买,后来人家就由左侧后方敬了我一杯。还好,没毁了我的电脑。

古巴政府制定有一项非常好的制度,值得全世界效法,尤其值得我们中国人效法。

古巴一部分公务员的国家配给的车辆,挂上一种专门的牌子,允许老百姓搭便车,而且这种车老百姓要是在路边招手,驾车者必须停车搭载,一些固定地点,政府还专门有一些工作人员,手举着牌子,专门儿帮助老百姓拦车。

你看这有多好,纳税人的钱,给公务员配给车辆,人民的公仆,报效自己的人民,为普通老百姓驾车服务,官民亲和,我们中国就应该向人家学习!

可惜,这项好制度正在渐渐被古巴自己的人们所漠视,以为不足道,正有渐行消失的趋势。可惜呀,可惜,可惜。

     9.古巴的签证

来到古巴,首先探询有没有船到其周边的加勒比海诸国,没有,连2001年游历墨西哥时两国相通的班轮,不知何时也已经停航了。要离开古巴这孤岛,只能是飞了。

往洪都拉斯使馆申请签证,使馆里没人会讲英语,要填一份西班牙语表格,外面一位会讲英语的出租车司机帮了我,收费5cuc,说要等一个月;但十来天之后为防纰漏又去了一次,拒签。看来当时那女职员认为我有资格申请这签证,只是须等待洪都拉斯外交部的批复,而这里领事认为我没有资格申请这签证,已经就地将我一剑封杀于十天之前了。

尼加拉瓜使馆拒签,给大使写了封陈情信,没起作用。

哥斯达黎加使馆拒签,给大使写了封陈情信,说是如果我能拿下3个月的申根签证,见到我护照上的申根签证,他们可以给我签证。看来有了美国签证大概是也能拿他的哥斯达黎加签证,只是古巴没有美国使馆,但若要办那申根签证时,签证费、保险等费用不少,我又不真的去那申根国家,哥斯达黎加签证作为罢论。

当时我的中国护照上只剩有两张空页了,到中国使馆申请更换新护照,要由马德里做好后寄过来,十几天后拿到,费用55cuc。是此14年旅行换下的第7本护照。

    那是在10月初,到了巴拿马使馆,他们见我以前的申根签证的最后期限是12月17日,愿意给我一个月的签证。其实那是六个月内有效,三个月多次往返

的申根签证,整整3个月法国到冰岛的旅行,那申根签证已经耗尽了,但巴拿马使馆还是愿意根据那签证上12月17日的最后期限给我一个月签证,也幸亏有了这巴拿马签证,使我没有至于坐困在古巴这孤岛之上。

    说了巴拿马签证费100美元,可当时我想应该先拿下洪都拉斯等国签证,怕即刻拿了巴拿马签证时,若一个月以后拿下那洪都拉斯签证,这巴拿马签证不是又过期了吗?那样岂不是把那签证的银子,统统打了水漂?可当时我拒绝接受巴拿马的签证,可让那老先生脸上写满了“不高兴”,跃中尽量委婉的多解释了好多。

过了几天,随着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哥斯达黎加诸国签证希望的破灭之后,我才去巴拿马使馆拿了那签证,说是3个月内有效的一个月签证,签证费变成了75美元,以前他说要100美元时,是不是要黑我的钱?现如今这75美元是不是官价儿?心中未免疑惑,只是人家给了我75美元的收据,嘴上倒也无话可说。

拿下了巴拿马签证,地图上我见要从那牙买加的上空飞过,便去了牙买加使馆,先收费30美元,说是一星期、或两星期,须等待其外交部答复,但等了一个半月,没有回音,使馆人员说没有拒签,期间3个星期前,她已经再次电邮催问,仍然没有回音,她也无奈,但不能退费,简直是流氓行径!

回想97年我旅行开始的年代,只有英国、美国和北欧几个国家耍这样的流氓,他们先收费,不管给不给签证都不退钱,所幸那些签证都被我一举拿下,只有丹麦,也是收了钱不给答复,丹麦是真流氓,其他几个算他有流氓倾向吧。

现如今可是申根国家全都要如此,先收签证费,连牙买加也来凑热闹,全都不学好!

10月25日,也就是古巴一个月签证的最后一天,移民局警察告诉我哈瓦那西郊移民局地址,那移民官把我折腾的好苦。

先说要我填西班牙语一份表格,费了很大的劲,其实根本不需要填那表儿;又要我交65cuc,其实也是不需要;当时我口袋里cuc不够,移民官叫来出租车司机,要收我10cuc,载我往银行兑币,他地图上指给我很远的地方,移民官还骗我,说上午11点停止接待。地图上很近的地方标有兑币处,我2土比往返乘市内公共巴士办妥。回来移民官又说不要那cuc,要银行贴花票。后来里面另一位会讲英语的女移民官告诉我,要到市中心某银行买65cuc的银行贴花票,还要买一个月的医疗保险,市中心17街与k街交汇处还有另一家移民局,工作时间到17点。那男的移民官又凑过来继续骗我说:买保险150美元,如果给他100美元,他可以为我办妥这签证。

市内买了贴花票,七十多美元买好了保险,到了17与k街的移民局,又要离开古巴的飞机票和旅店的票据。我问旅店票据是要昨天?今天?还是明天的?或者是要一个月的旅店凭证?整个移民局里没一个会讲英语的,说不明白,移民官们个个义愤填膺,恨不得要把跃中撕碎吞下去一般,只是反复吼:离开古巴的飞机票;旅店票据!

很是闹嚷了一通之后,叫来一位老先生,自称是移民局的头儿,会讲英语的,说是不管今天、明天,有一天旅馆票据就可以。我告诉他,正在办理牙买加签证,不能确定买机票日期,而且有拒签的可能,若拒签时,改飞巴拿马,我已经有了巴拿马签证。老先生说:你何时买好机票再来续签证;但是,从明天起,到买好机票之前你算不算非法居留,警察会不会找你的麻烦,我不知道,你停在古巴的时间,最多不能超过两个月。

跃中想了想:“你说你不知道,还算是好,只要你没说那是‘非法居留’就好”。

11月25日,是我古巴两个月的最后一天,我等那牙买加的“流氓签证”直等到了22号,不能再等了,买机票飞巴拿马时,最早有26号的航班,还好,Infotur说:逾期别超过3天,属于合法。谢天谢地。

买好11月26号的机票,付费于Infotur,30cuc拿了三叉戟3星级酒店的票据来到17与k街移民局办理签证手续,没想到,那机票给我写成了12月26号,返回去时,11月26好的航班满员,改成了11月27号上午11时。

我之前买好的65cuc的银行贴花票竟然用不了那么多,只用了25cuc,移民局把那25cuc贴花票贴在最初一个月的一页黄色签证纸的背面,写上,那签证期为2011年11月22—27日,只有6天的签证。也不知我那2011年10月25—11月21日这段时间算不算非法居留,那段时间我整个古巴到处乱窜,乘火车、乘汽车、步行,也没遇到那位警官来查一下儿我的签证纸。

 

 

Deja un comentario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