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ta Rica en América Central

中美洲另类:哥斯达黎加

作者:菲安

 在墨西哥和哥伦比亚之间,是一段绵延于大西洋和太平洋之间的狭长陆地。这个被称作“中美洲”Central America 的地区总面积比中国的青海省小些,比四川省大些。依次从北到南,有危地马拉(港台称瓜地马拉),洪都拉斯、贝里斯(港台称贝利兹,原称英属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尼加拉瓜、哥斯达黎加和巴拿马等七个国家。其中面积最大的是尼加拉瓜,十三万平方公里;人口最多的是危地马拉,约一千四百万。哥斯达黎加的面积(五万一千平方公里)和人口(四百三十万),在这些中美国家中都是第五位。

中美国家,自十九世纪末从西班牙殖民统治下独立以来,就集体撰写了一部完整的战乱、动荡、政变、屠杀、贫穷、落后、专制和军事独裁的历史。这里从来就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土地。这里人民一生中最大的梦想,就是卷起铺盖北上北上,偷渡到美国去打黑工赚些血汗钱,然后再汇给家里,让家人的生活过得好一些。

我熟悉这些国家,首先是从我们这里的劳工开始的。来我家清理庭院,修剪树枝,筑墙铺地,清洁地毯,维护和维修游泳池,油漆和清洗门窗的劳工,都来自这些国家。前不久来我家粉刷车库的三个油漆工,一个来自墨西哥,一个来自萨尔瓦多,一个来自危地马拉。他们的长相一样,口音一样,生活习惯一样,看不出一点区别,就像我们的河北人和山东人。我纳闷,一窝的兔子,一槽的菜帮,划拉划拉一锅(国)算球啦!不就是咱们以前的齐鲁燕赵晋楚秦吗?秦始皇出口给你,明日就一统。你们不嫌麻烦,菲安大爷我都嫌。

他们几乎百分之百地是非法的偷渡移民,被美国移民局抓到都要被驱逐出境的。这些人一个个矮矮胖胖的五短身材,平均身高比中国最低的广西和四川男人还要再矮些。他们皮肤比较黑,几乎都不会讲英语,干活时把录音机声音开到最大,播放明快活泼却略显单调的西班牙语歌曲。他们不清楚中国和日本的区别,更不知道越南和香港在哪里。他们总是很快活,很容易满足。妻子经常给他们一些食品衣物以及家里淘汰不用的生活用品,他们都高兴地要死。

他们不知道储蓄为何物,很多家庭甚至都没有银行帐户,挣来钱除了汇到老家以外,全部花掉。每月都要来我家来干活的路易斯来自萨尔瓦多,今年六十三岁,啤酒肚挺起足有一尺。他是 1965 年来美的,足足比我早来 25 年。现在还是孑然一身(他自己说在老家有三个老婆)一栋房产业没有,以给人做短工为生。这些中美人喜欢经常几家聚在一起,喝啤酒吃烤肉唱歌跳舞,不亦乐乎。他们几乎每家都有四五个孩子。

我们和这些劳工相处得非常愉快。他们心思简单,朴实而憨厚,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弯弯绕。我也从他们那里学了西班牙语口语的表述方式,得益匪浅。他们干起活来绝对比国内的那些八十后农民工能吃苦卖力。我有时会发现来人少了一个,一打听,说是死了。有病死的,也有在人家干活时掉到游泳池里淹死的。萨尔瓦多(不是国家的名字,是一个人的名字)、卡洛斯、理卡多、何塞…… 这都是这些年来我能记到的过世的中美劳工朋友。每次妻子听到不免要掉眼泪。

可是,这些来自中美洲各国的劳工中,却没有来自哥斯达黎加的(也很少见来自巴拿马的)。我接触这么多“阿米哥” (amigo,西班牙语“朋友”之意,泛指来自中美洲地区的劳工),没见过一个哥斯达黎加人。

2010 年哥斯达黎加的人均收入为一万一千美元,在中美国家名列前茅,已经算是一个中等富裕国家了。这样的国家自然就很少有人出国当劳工了。哥斯达黎加还实行全面的全民免费医疗和劳动保障制度,也减少了居民出国谋生的经济动机。

哥斯达黎加虽有较高的人均收入水平,但也存在着严重的经济问题:其目前的通货膨胀率高达百分之十三,中国的百分之五与之相比算是很温柔了。该国也有不少贫穷人口,并存在地区收入差异严重,经济结构失调等问题。但是近年来该国政府大力兴建各种基础设施,投资教育,培养现代技术人才,引进发达国家的高科技产业,努力转换经济结构,因此今后中长期内的经济增长应该有不错的局面。

哥斯达黎加以宪法形式规定,永久实行全民免费医疗,所有医院和医学研究机构全部国营化,不得盈利,同时对医生实行高薪制和奖金激励制度,以保证其工作积极性和医疗品质。哥斯达黎加国内总产值 GDP 的百分之七用于人民的医疗保险及其相关支出,这在世界上首屈一指。哥斯达黎加的居民识字率是百分之九十八,也是世界上最高的。哥斯达黎加实行全民义务教育制度,幼儿园到高中的所有教育,包括校服和午餐等全部免费。哥斯达黎加宪法规定全民必须接受至少十一年的义务教育,否则违法。凡接受了十一年义务教育者,由哥斯达黎加教育部统一核发证书。凡是求职者必须持有这个证书。这个证书也被称为是哥斯达黎加公民的第二个身份证。

然而,哥斯达黎加最为世人激赏的并非它的经济和全民的社会福利制度,而是它的政治制度和政府结构。维基百科全书在介绍该国时说:“哥斯达黎加是一个具有强有力宪法根基的民主共和国,具有近一个世纪以来从未中断的连续且牢固的民主宪政历史,是该地区最具有稳定民主政治秩序的国家。哥斯达黎加也是拉丁美洲自 1950 年以来唯一被列为‘二十二个古老民主政体’的国家。”哥斯达黎加的总统只能担任一届。为了防止军人干政,并节约财政支出,哥斯达黎加于 1949 年通过宪法修正案,永久废除国家武装力量。在世界人口超过百万的国家中,哥斯达黎加是唯一没有军队的。这是美国人最为推崇哥斯达黎加的地方。几乎我认识的所有美国知识分子都非常尊重并推崇哥斯达黎加,谈起该国都带有赞美甚至一丝羡慕的口吻。对一个国家如此尊重并推崇,这在美国很难得一见。美国佬这种以“制度取人”的毛病可谓深沉。

这也是哥斯达黎加最大的卖点,或者是它最出色的“软实力”。哥斯达黎加也颇以“中南美的瑞士”而骄傲,从街头小贩、出租车司机、导游、到警察和房屋经纪人,必称我们哥斯达黎加稳定的民主政治制度如何如何。

在饱受贫穷、战乱和军事独裁专制折磨的中南美国家中,哥斯达黎加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异数。如果世界上真有插在牛粪上的鲜花,它便是了。

值得一提的是,哥斯达黎加也是中南美地区唯一和中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的国家。

除了它的政治制度之外,哥斯达黎加最为世人所称道的是它的热带雨林生态环境及政府对此不遗余力的保护。哥斯达黎加只有世界百分之零点二五的陆地面积,却拥有世界百分之八的生物种类资源。哥斯达黎加国家公园的面积占国土总面积的四分之一,其比率之高,在世界非岛屿国家中无出其右者。哥斯达黎加的很多生物资源种类在世界上亦是独一无二,譬如中南美鼹猴。哥斯达黎加不仅热带生态独特而丰富,而且政府实行严格的保护措施。政府对其生态环境的保护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在国家公园和指定的生态保护区内,除非国会三分之二议员表决通过法案,否则不得进行任何“旨在商业盈利的开发活动”。也就是说,占国土面积一半的土地不能进行任何具有经济性质的开发,不管哪个人哪个机构,开发多么盈利的项目,一律地,统统地不准。因为在哥斯达黎加国会,从来没有一个议案是以三分之二的绝对多数通过的。所有国家公园里,除了最起码的游客接待设施,如游客接待中心,高空索道和游览船只外,一点人工或人造的痕迹都找不到。我们的导游在参观热带雨林是说的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就让它(自然)这个样子,千年万年……Leave them way they are, in thousands,thousands of years……

我不由地想到了咱国,想到人声鼎沸的黄山顶,想到横的竖的缆车电梯纵横交错的张家界和泰山,想到妻子的家乡四川省宜宾地区著名的蜀南竹海。1987 年我们第一次去时那里根本没有什么游客,原始生态的苍翠竹林令我们叹为观止。当我们在 2005 年再度去游览时,整个竹海地区有数百家的酒店、宾馆、餐馆、商店,以及劈山开岭建凿的粗糙拙劣的浮雕,整个竹海地区有近三分之一的面积成为商业街区和商摊集市。人们来此的主要目的不是看竹海,而是吃竹餐,当年浩茫无际清寂幽深三竹林已用永不复见。

世界上有那么一个政府,对金钱,对利益,对丰厚的财政收益,对经济发展和地区开发,持有淡然甚至淡漠的态度。你可以说这有点装腔作势,但我看到了一个超然政府的难能可贵。

北京话,这种政府,那才叫爷。

通向美好境界的路径不止一条。在大干快上,大力招商引资,“经济较快平稳发展”的执政哲学外,我看到另一条通向美好境界的道路。

哥斯达黎加的犯罪率在拉美国家中也是最低的,曾创造过连续三年没有发生一件凶杀案的纪录。哥斯达黎加人民普遍地性格平和,安静而且友善,非常容易相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哥斯达黎加的女性。西方舆论普遍认为委内瑞拉和哥伦比亚的女性是世界上最美的。而实际上最漂亮的女人应该在哥斯达黎加。在拉美国家中,除了阿根廷和乌拉圭之外,哥斯达黎加的白人比率最高。这些白人和印第安人的混血种要比其他人种更漂亮,肤色也要浅一些。这些混血种女人一个个明目皓齿,容貌姣好,性格温和,非常具有女性魅力。哥斯达黎加女人大方而开朗,毫不装腔作势扭捏作态。她们也很勤奋,我看到很多工作都是女人在做。

我们乘坐的游轮停靠在哥斯达黎加东海岸,即加勒比海一侧的利蒙港 Puerto Limon。利蒙港是哥斯达黎加东海岸最大城市,也是利蒙省的首府(哥斯达黎加有七个省)。哥斯达黎加的西海岸即太平洋一侧,气候较为干燥,地势也比较平坦,哥斯达黎加的大部分人口和经济活动也集中在此地,因此也远比加勒比海一侧繁荣。加勒比海一侧特别是利蒙省,是典型的热带雨林气候,是世界上降雨量最大的地区之一。2007 年这个地区曾创下年降雨量近九米(相当于三层楼)的惊人记录。因为这种自然因素,这里集中了世界上最具特色的热带雨林生态,有数家闻名遐迩的国家公园,包括我们去游览的托尔图圭罗国家公园 Tortuguero National Park。利蒙省也是世界最大的热带水果产地之一,这里盛产香蕉、菠萝、椰子、木瓜、咖啡豆和可可等各种水果,其香蕉产量占世界第三。

七十年代下乡期间,为了研究列宁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我曾阅读了一些关于跨国公司方面书籍(都是当时内部出版的苏联学者们的著作),其中一部详细介绍美国联合果品公司 United Fruits 在包括哥斯达黎加在内的拉美国家垄断热带水果的种植与生产并将其出口至世界各国的情况。三十多年后,我从书本里来到垄断资本主义的“现场”。联合果品公司现在改名为多尔公司 Dole’s,还在垄断着当地的热带水果特别是香蕉的种植与出口。我们参观了一个香蕉种植园和加工厂。哥斯达黎加的女工们在忙碌着将收割近来的香蕉切割、分类、洗刷、装箱,再运至码头。所有香蕉要在当天装船,并不晚于次日出港。利蒙港是中美洲最大的热带水果特别是香蕉出口港,每天平均出口量达一百七十多个集装箱。

利蒙港主要以热带水果种植为主,是哥斯达黎加最贫穷,人均收入最低的地区。据介绍,香蕉加工厂的女工每月平均工资约一百五十美元,约合一千元人民币。从事经济学研究数十载,从不喜欢使用“压榨”“剥削”这类非中性字眼。但此刻我不得不说,这是地地道道的压榨和剥削。我每天的午餐很简单,一片粗麦面包抹一点花生酱,小半罐减肥百事可乐,再加一根香蕉。这样的午餐我已经坚持了六、七年。可是直到现在,我才品味到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香蕉后面的辛酸。然而,一百五十美元,在利蒙港这样的地方足可以养活四口之家。这里每个家庭平均生活开支约一百美元左右。此地物价非常便宜,一元人民币可以买到一(小)瓶啤酒,五角人民币可以买一个又甜又清凉的大椰子,据说不到二十元人民币可以吃到一顿像样的晚餐。我们雇了一个当地的出租车司机,花了约三个小时来参观市容和周边地区的景色,最后付了他三十五美元(说好是二十五美元),约合二百一十元人民币。这几乎是他们一家一星期的生活费,难怪他很是感激。

这里的确很贫穷,据说连一家三星级的酒店也没有。利蒙港作为省会,哥斯达黎加加勒比海岸最大的城市,市容比不上我们国内的一个小镇子。到处可以见到女人们安安静静地排队。导游说有的是等着看病(当然是免费),有的是在领取救济和免费食品。贫穷,在这里是铺写在每一寸土地之上的。贫穷不令人惊奇,令人惊奇的是这些贫穷的人们,特别是女人们,如此地安静,几乎鸦雀无声,面带微笑,而且一个个出奇地漂亮,而且丰满——不好意思。

贫穷里的尊严、修养和风度,足以让喝三吆六的暴发户们羞惭。

在这里,一百五十美元是一笔不小的钱。除了那些可恶的资本主义垄断者,没有人能提供赚取这点钱的机会。我们恨资本主义垄断者,却又无法恨之入骨,只因为穷人们因此而维持下去的每日生计。

我们每日都和魔鬼共舞,因为魔鬼是生活黝暗的背影。

我喜欢哥斯达黎加。有哥斯达黎加的世界,比没有哥斯达黎加的世界要好些。

Deja un comentario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