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 YOU HU AN

导游胡安

作者:牧野

在秘鲁伊基多斯一家街边餐厅里,我认识了此次亚马逊之行最重要的一位向导—胡安(Juan),他的行走人生让我非常佩服,值得在这里重点说说。

先说我们的巧遇吧,这家餐厅有一排户外桌椅,可以一边看景,一边吃饭,对我这种雪茄爱好者来说,最重要的是可以吞云吐雾。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吃完饭后与刘砚一边讨论拍摄内容,一边点起了手中的雪茄。这时一位六十多岁精神矍铄的老人走到桌边问我:“你抽的是古巴雪茄吗?”当地人很少抽这种雪茄,他能闻出味道,说明还是有些见识的。我回答说是的,他竖起了大拇指,之后依然回到邻座喝茶。

又过了一会,他来借打火机,然后问我们是否是游客,要去哪里。当时我们正在四处联系向导,为寻找“猫人”部落(Matses)的事而犯愁,因为许多向导都说去不了,即使有人可以去,也是狮子大张口,还索要高额的导游费,但又说不出“猫人”部落的详细线路,也制订不出行程天数,根本不能信任,我和刘砚差不点有点“万念俱灰”。

眼前这位老人介绍自己叫胡安,是一名职业丛林向导,他开始“宣传”自己的威风史,我接一句,他可以说十句,讲得那叫一个滔滔不绝。我并不信这些夸夸其谈,便随口扔下一句:“你知道 Matses吗?”他马上说知道,我们将信将疑地把地图递上去,他竟然说出了猫人部落所处的河流和村落名称!他的表情很淡定,一点没察觉我和刘砚的情绪开始沸腾。老人说完还不算,开始顺手画路线,详细告诉我们应该如何过去——我与刘砚四目对视,心中发出了同一声呐喊:“天啊!我们的Matses!”

我们约好第二次再见面,为了巩固这个从天而降的机会,我送给他了一支古巴雪茄当“定金”。刘砚对我说,很感谢我抽雪茄,因为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全靠它。最终胡安带我们坐上了秘鲁空军的水上服务民用飞机,走进了“猫人”部落。

胡安的老家在秘鲁的首都利马。1969年当他23岁那年,从部队退役后,不甘寂寞的他和一个阿根廷朋友开始了漂泊人生,两人约好一起做背包客走到美国。胡安的妈妈听到这个决定差点昏厥,但他还是坚持出发了。胡安与阿根廷朋友走到中美洲时分道扬镳,他独自一人前往美国。走到危地马拉时,为了免费住旅馆,胡安承担了清洁旅馆游泳池的活儿,久而久之,他便偷偷与旅馆老板18岁的女儿上了床。女孩哥哥听到了风言风语,端着枪半夜前来滋事,听到门外有拉枪栓的声音,当过兵的胡安警觉地起床,赤身裸体跳进泳池潜了下去,只敢隔一段时间露出鼻孔来透气。虽然逃过了死亡追杀,旅店也不能久留,他继续北上投奔美国。胡安在衣背上画了一面秘鲁国旗,并写上“一个秘鲁人环游世界”。由于没有钱,全程都靠搭顺风车,走走停停,历经辛苦,足足花了6个月才到达纽约。在哥斯达黎加的美国领事馆里,胡安向签证官说明了去美国的原因,拿到了签证。
胡安搭错车先来到芝加哥,一名“好心”的司机请他吃快餐,当他去洗手间的功夫,行李全被司机拿跑了。美国警察还时很有人情味的,接到报案后,确定了移民局有胡安的入境备案文件,便在警察局内部组织了一次募捐,帮他筹到了30块美金,又给他买了一张从芝加哥去达拉斯的长途巴士的车票。

胡安在达拉斯补办了所有证件,终于来到了梦想之地纽约。刚到时为了省钱,他几乎都在候车室里睡觉,后来他衣服上的“一个秘鲁人环游世界”打动了一位秘鲁老乡,那人带他去了自己工作的餐馆,介绍他当洗碗工。上世纪70年代,洗碗的工资是每小时1.2美元,他的秘鲁老乡是厨师,每小时赚6美元。胡安干活勤快,人又聪明,过了一段时间,他也学会了怎么做美国快餐。一天餐馆老板对他说,可以升他当厨师。胡安觉得这事太不仗义了,他选择放弃,于是离开了这家餐馆。

那时胡安已经熟悉了纽约的环境,找工作不再是难事。后来他认识了一位来自于波多黎各的女子,交往一段时间后两人结婚了,并于1972年生下了一个女儿。波多黎各女子比他大20岁,女方家里人都反对这门婚事,说男方结婚动机不纯,力劝她不要执迷不悟。在家庭的压力下,胡安的第一任妻子与他离婚了。胡安离婚后非常孤独,前妻也不允许他探望女儿。在经过一番痛苦的思想斗争后,胡安踏上了返回利马的道路,结束了三年纽约的漂泊生活。回国之后,胡安与父母都迁到了伊基多斯,这座城市位于亚马逊河之畔,就这样,胡安与亚马逊的热带雨林结下了不结之缘。不仅如此,他还与一位土著女孩相恋了,但是父母竭力反对,分手时土著女孩哭得伤心欲绝,胡安的爱情又留下了第二次遗憾。

胡安32岁那年,有一天天气太热,他提早回家冲澡,光着身子走进浴室时,发现18岁的女佣凯莉也正在洗澡!这个意外成就了胡安的美满姻缘。虽然父母很反对他与女佣结婚,但他这次坚持己见,现在胡安与凯莉已经结婚34年了,一共生了6个千金。胡安告诉我们:他的二女儿是女同性恋,不结婚不要孩子,胡安是一个自由派,对女儿的性取向表示尊重和支持,只要女儿觉得快乐就可以。
我再说一下胡安第一段婚姻的插曲。两年前,胡安给老友讲了他四十年前在纽约的经历,朋友鼓励胡安应该和前妻的女儿取得联系,并建议他去注册一个实名的FACEBOOK账号,幸许可能就遇到。胡安按这个方法试了试,没想到竟然真找到了她们,还在网站上加他的女儿为好友。目前前妻和女儿都生活在波多黎各,女儿快四十岁了,前妻今年86岁了,胡安现在经常发电子邮件与女儿联系。
胡安是一名真正的行者,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在衣食无忧后,再“离家出走”寻找心灵的慰籍,而胡安是用自己的坎坷经历谱写了独一无二的行者篇章,记录下他与命运顽强搏斗的辛酸旅程和离奇的人生故事。

胡安后来去了一家旅游公司做专职向导,两年后他离开公司单干,做职业的丛林向导,先后好几次陪伴欧美记者深入亚马逊丛林。胡安虽然已经66岁了,但是身体健硕,每天凌晨6点起床,为我们准备丛林必备用品,包括帐篷、驱蚊剂等,还有送给土著部落的糖果饼干……从这些小事中可以看出他的细致入微和经验老到。我是一个用业余时间谱写旅行经历的行者,他是在用生命谱写,与他相比,我的动机与经历实在算是浮云了。

从亚马逊丛林回来后,胡安一再邀请我去他家做客,我也非常好奇,想见见他的妻子凯莉和6个女儿。胡安的家在伊基多斯普通住宅区的一排平房里。搬来已经18年了,门口是一条泥土飞扬的小街道。去他家之前,我先去超市买了礼物,想给他家人一些最实用的帮助。他告诉我,他的第三代外孙子和外孙女就有7个,所以我特意买了7份巧克力。

进门后是一个大房间,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客厅,一部分算是饭厅,整个客厅只有两张陈旧的椅子,墙角有一个茶几放置电话,所谓饭厅也就是一张破旧的6人桌子,却没有椅子,大家围在一起只能站着吃饭。墙上是一些很有品位的油画,都是他身为画家的四女儿莫莉(Molly)的作品,这些优美的油画理应挂在高级餐厅或者五星酒店的装饰墙上,此时挂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莫莉说优质的油画颜料非常贵,我回国后帮她买了两盒,并发快件寄给了她。出了房就是后院,院墙下放着一堆使用过的烧炭,胡安的妻子直率地告诉我,家里没钱买煤气罐时,就在后院生火烧炭煮饭。全家祖孙三代16人同住一屋檐下,生活很清苦,偶尔才有机会吃一顿烤鸡大餐,全看胡安是否能接到导游的大单。

胡安告诉我说,给我当导游的日子对他来说非常幸福,因为我按天给他付钱,而且是包餐的。胡安最小的女儿今年20岁,名叫嘎丽娅,胡安46岁的时候生下了她,所以非常疼爱。我告别的时候,嘎丽娅为了表示一点谢意,拿出一把玩具吉他送给了我,我带回上海后,将它郑重地放在了我的私人旅游博物馆里。

Deja un comentario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