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fucianismo

 

海外儒学

人们将五彩缤纷的现代世界文明划分为四大文化圈,懦教文化圈,佛教印度教文化圈,穆斯林文化圈和基督教文化圈,其中儒教文化圈辐射中国、日本、朝鲜和东南亚的一些国家。自70年代起,儒学在海外已日益形成一股热潮。

儒学热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早在16——17世纪,儒学就传人了西欧,欧洲的启蒙学者们把儒学作为反对宗教神学的精神支柱。现在儒学已经默默地渗透到海外有关各国的政治、经济、教育文化以及日常生活等各个领域并且日益发挥出其功能一之一:海外经济领域的儒学热 人们几乎普遍承认,自本世纪60年代以来东亚在经济增长方面一直是世界上最有生气的地区之一,亚洲四小龙以及日本经济在近20年内的突飞猛进及许多经济学家、思想家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这些经济奇迹归功于儒家思想,尤其是儒家伦理思想,随之而来的是经济界儒学热的兴盛和繁荣,许多海外学者甚至将东亚经济取名为“儒家资本主义”。日本:儒家伦理思想在日本已经传播了1700多年,可以说儒家文化思想已经贯穿于日本民族的思想深处,从而已成为日本经济腾飞的不可忽视的重要文化背景。涩泽荣在《论语与算盘》一书中系统地阐发了“义利合一”的思想与企业经营的关系,提出了在“算盘和《论语》的基础上重建现代化企业”的名言,日本工人以厂为家的精神就是这一名言的体现,日本日立化成公司总经理横山亮次说“终身就业制和年功序利制,是‘礼’思想的体现,企业内部工会是‘和为贵’的思想体系”。三菱综合研究所高级顾问中岛正树称中庸之道为“最高道德标准”。韩国:当一些大企业家们进行重大决策或大事变更时常常自觉不自觉地一头扎入《论语》之中,如泰安电脑总公司董事长金大正在选用一个副手之前,曾静座在精装《论语》前沉思三小时之久。新加坡:把儒家思想与经济发展联系起来,利用儒家伦理培养人们良好的工作态度,改造企业管理。许多成功的海外华人如霍英东、郭鹤年等都深受了儒家思想的熏陶,“《论语》加算盘”也是他们成功的秘诀。之二:海外儒学热与政治儒学对于安邦定国无疑有极大的作用,于是许多海外的政治家们也将目光转向了儒学,特别是一些国家面临物质文明上升和精神文明滑坡的局面,由此引发出一系列的问题,如政局不稳,社会动荡不安等,于是人们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儒学。韩国:儒家思想仍然活跃于政治舞台,不仅孔子的后裔身居政府要职,就连其国旗也是按照《易经》的八卦图案设计的。日本:早在1983年11月,当时的日本首相中曾根就明确表示:“日本要把民主主义,自由主义的想法和孔子的教导调合起来。”日本资产阶级中相当多的人都一以贯之以儒家思想相标榜,说儒学是日本“和魂”的基础。新加坡:李光耀等最高领导者正以儒学为指导思想来解决广泛的社会问题。在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的政府研究机构也展开了对儒学的研究,当然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决定对华的各种政治、经济、外交等政策,为其国家利益服务。儒学在这些国家的政治领域已经受到重视并由此而掀起了一股儒学研究热潮。之三:儒学与海外教育 美国、德国、法国等许多国家的大学里都开设了“孔子研究”、“新儒学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研究”等课程,至于在日本,中、小学生的课文中甚至有相当数目的有关孔子的文章,或直接从《论语》中节选的原文。新加坡:自1984年新加坡教育部宣布:中三和中四学生必须选修一门包括儒家伦理课在内的中教课程,在全国也广泛地开展全社会的文明礼貌月、敬老周活动等。韩国:汉城大学、高丽大学、庆熙大学等高等学府均设有儒学的课程。成均馆大学更以“弘扬孔子学说”为办学宗旨,南朝鲜每年规模盛大的祭孔活动均在该校大成殿举行,叩拜时时节之隆重,场面之动人恐怕在今日世界各地也算少见。

结语:对海外儒学热的反思当儒学在海外方兴未艾的时候,许多中国人却一头钻进了各种西方著作中企图寻找到昌盛中国的良方,少数人甚至要使中国全盘西化。我们不能不说这是一种舍近求远、本末倒置、得不偿失的做法。这里引用美籍华人、著名的“新儒家”学者杜维明的一段话来结束本文,希望它能引起读者们的思考:“今天中国的青年才俊只一窝蜂地学理工,学企业管理、学外贸、学外语,却视中国哲学为畏途,视中国历史为死墓……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我们不应该冷落中国传统文化这一瑰宝!

 

Deja un comentario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